您的位置 首页 篮球宝贝

恒大女排

恒大女排

恒大女排
恒大女排

撰稿|晨 曦  几乎在一夜之间,财大气粗的恒大女排悄悄地“消失”了,正如5年前恒大女排在一夜之间横空出世。短短几年从生到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几多感慨,几多唏嘘。日前,广东方面已有确切消息称,恒大女排已与广东省女排合并,成为举国体制下的一支“非职业化”的专业队。  为何重回“体制内”?有分析者认为,这一切皆因恒大耐不住寂寞,加速了郎家军的土崩瓦解,而恒大女排发展轨迹,从辉煌到没落,折射出的恰恰是中国排球联赛伪职业化的尴尬和虚无。吸引眼球易 职业化建设难  在暖意融融的春季,中国女排联赛总决赛以浙江队力挫天津队而曲终人散。然而,在这个冠军加冕的日子里,浙江姑娘却未能登上体育新闻头条,这与两个月前佩兰加盟国足颇为相似——恒大再次抢了风头。  不过与以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场面不同的是,这次恒大却被曝出了“恒大女排退隐江湖”的消息。  4月3日,曾经为中国排坛带来希望和激情的恒大女排职业俱乐部,在经历了不到5年的历程之后,带着些许无奈离开排坛。随着恒大女排二队的队员悄然搬离恒大豪华公寓,让位给恒大男足队员,恒大女排与广东女排的合并重建正式启动。自3年前以甲B头名跻身A组联赛以来,恒大女排在斩获一冠两亚之后本赛季名列第四收官,虽然基本上完成了赛前的预期目标,但是却创造出历史最差战绩。身兼中国女排主帅要职的郎平似乎已无力续约,即使任职顶多也是一个顾问性质的总教练虚职,而曾经满怀抱负、从辽宁高调南下广东的李铁鸣如今以专心攻读博士学位为由,主动请辞国家队和恒大的教练工作。就这样,曾经令人羡慕的全国唯一一家真正职业化的俱乐部,在中国排坛销声匿迹。  一时间,恒大淡出排坛江湖的消息,一如其介入排球时一样,给外界带来莫大震撼。曾几何时,郎平摇身一变成为广州体育的“新名片”。那年8月,当郎平从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手中接过沉甸甸的聘书时,很多人不解,作为“世界级名帅”,郎平为何要放弃欧美一流的执教环境、60万美元的年薪,反而选择了国内三流水平的排球俱乐部,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玄机?应该说,5年前的恒大集团很好地利用了郎平的名人效应和她诸多丰富的经历,“置换”了恒大高达数百万元年薪的女排俱乐部的帅位,有专家推算,当时郎平给恒大所带来的广告效应,差不多相当于亿元广告投入。说到底,这就是一个经典商业营销案例,你情我愿,局面双赢。  当初,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恒大方面选择那个时候签约郎平,也有着明显的商业作秀成分,因为就在宣布郎平加盟的五天前,恒大集团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当时正值重启IPO的敏感时期,公司对赴港上市一事一直处于缄默期,然而记者却从郎平回归的欢迎仪式上发现,高管自信满满,难掩高调。果然,三个月后恒大如愿在港上市。那一天,香港湾仔香格里拉酒店的五楼,许家印身旁冠盖云集,香港富豪郑裕彤、刘銮雄以及多位知名投行的高管悉数到场。从晚上7点开始,许家印被一拨一拨的敬酒者簇拥着,他们一起庆祝恒大地产在香港联交所挂牌,其公开发售部分股权获得了46倍超额认购,4.7港元的收盘价更是较招股价上涨了35%。恒大705亿港元的市值成为了当时中国市值最大的民营房地产公司,许家印也凭借持股68%,将479.49亿港元收入囊中,成功刷新了当时的中国地产首富榜单。  应该说,在郎平在入主恒大的那一刻,她不仅仅是体育偶像和文化明星,而且还是资本流动的风向标。这不仅因为她的薪水有7位数,也不是因为她的豪宅可以观海。她签约的球队,老板就是恒大地产,集土地、资本、金融证券之大全。体育“一姐”郎平再让它锦上添花扬名国内外。 

 建队之初,恒大女排俱乐部的注册资金是2000万元,走的是纯职业化路线,该俱乐部又是全国第一家完全由企业独立运营的排球俱乐部,完全按照企业模式经营运作,下设办公室、行政管理部、经营开发部、会员部、财务部和法律事务部等一系列健全的组织机构,首创我国排球俱乐部自负盈亏、自主生存、自我发展的“新模式”。在俱乐部的“新模式”框架中,恒大独立负责俱乐部的教练员、运动员、训练场地等整体运营事宜,其一线队的球员直接在国家排管中心注册,可代表广东省打全国性比赛。恒大女排还计划与广东省体育局合作共建二、三队,由广东省体育局储备、建设、输送后备人才。  然而,外界并没有想到,如此夺人眼球的俱乐部仅仅运行了4年8个月就宣告解散。或许,直到现在恒大方面仍不愿意承认和正视“女排解散”的事实,还美其名曰是与广东方面共建女排。然而,与之前轰轰烈烈的剪彩建队仪式比起来,恒大和广东队悄然合并的消息是那么“低调”,郎平将无法得到年薪数百万的续约合同,她与女儿入住的海景豪宅也即将到期,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恒大“职业球员”将纳入广东省体育局的编制。有知名体育评论员撰文称:雨露岂滋无本草,横财不富命穷人。即便拥有富甲一方的后台支持,即便拥有名满天下的郎平领军,恒大女排也无法摆脱短命的诅咒。时光如水匆匆去,5年里有黄金一代重聚的温馨,有大牌外援加盟的霸气,但更多的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凉。作为中国排球史上第一支职业化球队,恒大女排如此轻而易举地被“消化掉”——踌躇满志的“鲶鱼”,非但没有激活一潭死水,反倒给呛死了。  有人说是排协出尔反尔限制外援数量打乱了恒大的部署,有人说伤兵满营挫伤了恒大的士气,有人说砸钱也不能挖来各队核心惹怒了恒大的高层。其实,没有必要为恒大女排找理由,借口越多越不真实,试问,如果因为三外援改成双外援,恒大就玩不下去了,那不恰恰说明球队的脆弱吗?记得两年前,高调宣称坚定不移地走职业化路线的广东恒大女排在如愿捧得联赛桂冠后,中国排球联赛的“伪职业”再次成为舆论批评的对象。  对此,排管中心主任徐利感到很冤枉,在接受采访时他首次向外界明确表态,中国女排联赛从来都不是职业联赛。“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任何文件,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中国的排球联赛是职业化的联赛。我们仅仅是专业队的基础上力所能及地根据中国排球的实际情况面向市场,利用市场经济的规律办法来操作这个联赛,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彻底的职业化的联赛。”  徐利的一席话道破了女排联赛的实质,所谓的俱乐部也只是冠上赞助商名号的专业队,它们的终极目标是全运会、奥运会,而并非联赛冠军。所以缺少争冠欲望和人才流动的联赛,才会死气沉沉。徐利认为,广东女排的成功,是一个职业化俱乐部成功的尝试,但这不代表联赛已经步入职业化。“毕竟中国只有一个恒大,哪怕有三五个恒大……”对于联赛职业化的进程,徐恒大女排利欲言又止。他当时意味深长的停顿似乎暗示着,即使再多几个恒大,也无法改变联赛的“伪职业”现象。这也是记者迄今为止首次听到总局官员如此坦率的表态。  更令人震惊的是,联赛中绝大多数球员包括部分国手在内的月收入仅有3000元,而恒大足球本土队员以郑智为例,其月收入居然在100万元左右,这比排球队员的工资高出了整整300倍!说到底,中国女排联赛只是奥运会、全运会的练兵场,除了少量的赞助费和门票收入,整个联赛都是赔钱的。今年天津、浙江女排总决赛第二回合,不但央视不转播,地方台都安排在农村频道放,可见其尴尬境地。  分析恒大女排“不玩了”的原因,专职排球记者严益唯认为,恒大女排方面认为是中国排球联赛的伪职业禁锢了球队的职业化发展,球队如今沦落为鸡肋,并非恒大集团不投入了,而是这样的高投入也无法对抗伪职业联赛长期以来给球队带来的负面影响。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恒大足球其实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如果中超的职业化进程无法满足俱乐部的职业化要求,那么恒大足球的风光又能坚持多久呢?无论是女排还是男足,恒大在经营的手法上都如出一辙,那就是砸钱,不停地砸钱。恒大的两支球队的战绩也都惊人地相似,先是在国内所向披靡,然后在亚洲问鼎。唯一不同的是,恒大男足生逢其时,足球如今在国内的影响力之大非排球能望其项背。所以,同样夺得了亚洲的冠军,恒大男足能够拉到可观的赞助,而恒大女排却只能依靠恒大集团的高投入支撑,随着郎平明星效应渐渐平淡,关注女排的人越来越少。投入那么多,成绩还越来越差,关注越来越低,那还不如直接退出算了。共享激情易 长期规划难  有分析者认为,所谓的职业化绝不仅仅是花钱砸出个光鲜的球队,还需要有过硬的场馆设施,有一流的科研人才,有务实的后勤保障团队,有各个年龄段的队伍储备,有成熟的市场运作模式,有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和俱乐部文化,这是一个需要耐心建构的系统工程。可是,恒大仅仅玩了5年就选择退出,这与中国首富王健林当选退出中国足坛极为相像。  但不能否认的是,无论是万达还是恒大,都曾给中国体坛带来过久违的激情和繁荣。  说起王健林与足球的缘分,这要比恒大老板许家印早十几年。在中国甲A职业足球联赛元年,王健林便已经入主大连男足,他出手阔绰,云集了国内众多好手,打造了一支威震四方的豪华之师。在那个年代,大连万达是继“辽足十连冠”之后,最为辉煌的俱乐部。1994年万达主教练张宏根带领球队取得了首届职业足球甲A联赛的冠军;随后两年迟尚斌带领球队取得了更为辉煌的成绩,不仅两夺甲A联赛冠军,而且还创下了职业联赛55场不败的神话……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一年后万达俱乐部以中国足球联赛黑幕重重为由宣布退出。  许家印相比王健林,虽是体育圈里的后生,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惜重金打造的恒大也曾给中国女排带来短暂的快乐和激情。身处资本漩涡中的郎平制造了众多的噱头,创造了巨大的品牌价值。在老一代中国女排运动员中,郎平退役后始终拥有最高的人气和最强的号召力。尤其是当年郎平从许家印手中接过聘书后,球迷们跟随着郎家军,一次次体验着前所未有的疯狂和激情。在恒大女排与天津女排首场总决赛开战前一个小时,能容纳5000 人的天津人民体育馆座无虚席,体育馆外还有数千名没有门票的球迷徘徊,数十元的门票居然被爆炒到1000 元,依然是一票难求。  当年,随着恒大女排以12 连胜冲A 成功,一直以来死气沉沉的国内联赛风生水起。冲A 成功后,外界对恒大女排有了更多的期待,但是刚刚投入排球的恒大人才基础薄弱,加上内援流动困难,恒大欲在竞争激烈的甲A 联赛中延续甲B 的辉煌绝非易事。于是,郎平把目光投向国际排坛。正效力意大利联赛的汤姆· 洛根和最被看好的新秀乔瓦娜在郎平的邀请之下,相继欣然加盟恒大,还有泰国女排绝对主力维拉万在接到郎平电话时,竟然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第一时间直接从亚运会赛场赶到恒大女排报到…… 为了加大影响,在郎平加盟恒大女排之初,每次新闻发布会,每一场比赛,恒大均斥资邀请全国媒体前来参加,包吃包住包机票。利用郎平的知名度,恒大着实红火了一把,成功地以小本赢厚利。  常言道:人怕出名,树大招风。如今,当恒大借助体育创造了巨大的品牌价值之际,两种不同的声音也出现了。目前,仍有很大一部分人为恒大的烧钱拍手叫好,还有一些球迷甚至身在异乡也成为了广州恒大俱乐部的拥趸,这在地域性观念极强的中国体坛实属罕见;然而,也有很多人开始认为恒大没有未来,曾有专家发表恒大是“噩梦”的言论,不仅说恒大本身是噩梦,还说它会让女排、中超联赛成为噩梦,完全是一种资本运作。无论怎样说都好,也许老辣的许家印在心中会有另一番窃喜:恒大集团岂不又可以省下一笔广告宣传费了!在媒体舆论界,一个话题一旦形成了争议的氛围,它所制造的轰动效应远比持续报道某个事件还要大!  短暂激情过后,外界越来越深刻发现看似强大的恒大女排越来越像是“水中月,镜中花”,没有根基,没有永久的球员转会制度,没有持续的品牌生命力,因此恒大在昙花一现之后,再也没有夺取过联赛冠军。再看许家印老板,随着资本扩张的空间越来越大,许家印体育战略性投资的大手笔则由排球界转到了足球界。许家印一直奉行的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在进军足坛第一年,许家印正式宣布斥资约1亿元人民币买下由中超降级为中甲球队的广州足球俱乐部。跟当年运作女排的手法相似,涉足足球后许家印也是频出狠手,先是挖来了郜林,接着又是重金引进了郑智、孙祥以及外援穆里奇。在次年的转会期中,整个内外援引进的投入更是高达1亿元,俱乐部在一年中的投入达到了7亿元人民币左右……  可是,当恒大足球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足球俱乐部一路狂奔、一枝独秀之时,曾经风光一时的恒大女排则越来越像是一片可有可无的绿叶。由于没有长远规划,没有真正的职业化根基和土壤,再加上恒大方面体育营销的侧重点从排球转到了足球,因此恒大女排的命运不可避免地走向消亡。  需要指出的是,就许家印老板本人而言,他原本是一位排球迷和乒乓球迷,其实并不是一位足球迷。许家印那一代人的情结就是红色情结。中国女排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的时候,念大学的许家印本来负责保管学生宿舍的扫帚,但激动难遏的他,竟然把扫帚拿出来当火把点燃,绕着校园跑了三圈,边跑边高喊:“团结起来,振兴中华!”同学们闻讯后都纷纷跑了出来,大家聚拢在一起,高喊起口号。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多么令人难忘的夜晚啊!正是基于强烈的国家和民族荣誉感,许家印富甲一方之后选择投资女排和男足,前者是国人的骄傲,后者是国人的伤痛。  可以肯定,作为体育的许家印爱排球远甚于爱足球。然而,恒大不是慈善机构,女排没有市场,不赚眼球,很多场次就算免费派发球票体育馆也坐不满。于是,作为商人的许家印索性忍痛割爱放手女排。  可见,恒大女排悄然消失的背后,是短暂激情过后,没有长期规划的必然结果,更是中国女排联赛无视职业化发展种下的苦果。许家印拯救不了女排联赛,郎平同样拯救不了女排联赛。其实,在商家眼里,他们玩的并不是排球,而是眼球。

关于更多恒大女排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澳客彩票网 恒大女排消失之谜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