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篮球宝贝

唐子豪

唐子豪

唐子豪
唐子豪

撰文:赵环宇

7月29日,2019年CBA选秀大会如期举行,来自厦门大学的袁堂文被四川队以探花签选中,顺利开启了自己的CBA生涯。同一时间,1000公里外的山西,山西青年队小将李健康看得“心痒痒的”,他也想像自己的小伙伴袁堂文一样征战CBA——如果不是当年执意“留洋”,他现在也许早就是一名CBA球员了。


6年前,13岁的李健康是连云港市体育运动学校(下文简称连云港体校)的一名学生,师从知名青训教头袁洋,那时候他的攻击力在队中数一数二,是最具发展前途的4名球员之一:另外3个分别是李柏润、程帅澎和袁堂文。

李柏润是去年CBA选秀的6号秀,以国青男篮主力球员的身份获得了去年U18亚青赛的季军;程帅澎则于2017-2018赛季正式升入浙江一队,上赛季场均砍下9.8分,成为了一颗耀眼的明日之星;而选择走校园篮球道路的袁堂文,则在CUBA赛场打出了一片天,并在选秀大会上高中探花。

很明显,新赛季升一队无望的李健康,已经被昔日不相上下的小伙伴们远远甩在了身后,未来或许有机会“弯道超车”,但起码在CBA这个维度,李健康输在了起跑线上。

事情本不应该这样发展的。

当“学渣”遇到篮球

2011年,11岁的李健康进入连云港体校。令人意外的是,之前从未接触过篮球的“学渣”李健康,竟然与篮球这项运动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用袁洋的话来说就是:“比较刻苦,也比较好学、想学,有种不服输的精神,别人打得比他好,他心里就想着一定要超过他。”


而与李健康竞争的同龄球员,基本很早就接受了篮球启蒙,像新科探花袁堂文就是袁洋“从小抱在怀里练的”,基本功相当扎实。因此,李健康必须比其他同学付出得更多,每次训练结束,他都要晚走个“10分钟或半个小时,再多练一会儿”。那时他渴望追赶的对象,是已经在全国小有名气的同门师兄唐子豪。

除了苦练,李健康还有一项绝技,让袁洋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那就是凶悍的防守。“防守他凶,他刚上来什么都不会打,就防守,防守很好,防守很凶,防得队里打上主力的孩子都无奈了。”袁洋告诉记者,“我就是看中了他的防守,才把他提上来,慢慢把进攻再练练,才打上球。”

袁洋有意培养“蛮刻苦”“有狠劲”的李健康,因此就让他在U13、U15的比赛中以小打大,这也是国内青训教练培养潜力球员的惯常做法。

本就防守卖命,又练出了队里“数一数二”的攻击力,李健康很快就成为了队里的攻防核心,甚至比李柏润和程帅澎还要风光。2013年,打全国U15比赛的时候,已是青训强权的深圳队甚至对他祭出了“一盯四联”的招式,而负责盯防他的正是出生于1999年的白昊天——后来他成为了国青队的主力球员。

“我没他能跳,他当时能扣篮,我只能摸板。”李健康回忆起少年时与白昊天的同场竞技,依然会流露出自豪感,对于细节也记忆深刻,“当时是打广东、深圳、焦作篮校,输了深圳,但赢了广东和焦作。”

到西班牙去


2013年的西班牙篮球,携着奥运会两连亚的余威,依然是除美国之外最耀眼的所在。更关键的是,彼时的西班牙人才辈出,尚无断档之忧,所以,到世界第二篮球强国接受青训,听起来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在这个背景下,李健康被球探发掘,在经纪公司的运作下踏上了前往西班牙的漫漫征途。到西班牙去,这是他父母和他共同做出的决定,“为了有更好的出路。”而袁洋这边也表示支持:“家长想让他出去锻炼,我们就损失一点吧,小孩子前途很重要。”

去西班牙的路上,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因为李健康年龄太小,父母又无法陪同,所以不得不购买了“无陪护未成年人服务”,由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一路“护送”着抵达了目的地——距离北京小半个地球之外的,位于加纳利群岛上的加纳利篮球学院(Canarias Basketball Academy,简称CBA),这里,一度被称为“中国篮球的隐秘兵工厂”。


加纳利群岛是一个孤悬海外的西班牙飞地,几座岛屿呈北斗七星状,排布在摩洛哥西部的海面上,与撒哈拉沙漠隔海相望,占尽大西洋风情。从主权上来说,它实实在在属于欧洲,从地理上来说,它却距离非洲更近。

在加纳利群岛的7座岛屿中,隶属于西班牙的拉斯帕尔玛斯省,面积达1540平方公里的大加纳利岛(Grand Canary)人口最为密集,也最为中国人熟知,因为这里是女作家三毛和她的丈夫荷西短暂栖居的地方。加纳利篮球学院就坐落于这座岛上,前广厦外援博洛西斯的新东家大加纳利队也在这里。

加纳利篮球学院的创始人名叫罗伯-奥雷拉纳(Rob Orellana),曾在加州州立大学富尔顿分校、富雷狄克森大学、圣弗朗西斯大学担任过十几年的助理教练,据说是“出于对欧洲整体篮球的倾慕”,才东渡大西洋开办了这所私立篮校,面向全世界招收篮球人才。自2007建校至今,向美国大学输送了超过120名学生运动员——其中包括唐子豪、效力于加州州立大学富尔顿分校的王翊雄和已经加盟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李圣哲。

但问题在于,这120名球员中,没有一位效力于NCAA篮球名校,当然也就没人能进入NBA。

在西班牙


跟国内各个俱乐部的青年队不同,加纳利篮球学院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每天一次的训练安排在下午放学之后。“5点开始练力量,练1个小时,7点半到10点半是练球时间,”李健康告诉记者,“其他时间球馆不开放,只能在宿舍和其他地方多锻炼一下力量,所以我回国之后打的所有比赛,力量都占一点优势。”

除了专业篮球教练,篮校还拥有来自古巴国家排球队的体能师,和专门的营养师。

饮食方面,因为有专人指导,所以球员们吃的都比较健康,最常见的是火鸡腿和水煮鱼,“刚开始一点都吃不下。”各种营养素的配比也相对均衡,“在国外每餐吃的不是很多,但一天都够用。不像在国内吃馒头、米饭有时撑得走不动路,结果下午又饿了。”

在篮校的第二年,李健康凭借优良表现获得了相当于学费2/3的奖学金,2015年,他被借到同岛的坎特贝里国际篮球学院(Canterbury International Basketball Academy,简称CIBA)征战全国U16联赛,与马里“小鲨鱼”奥马尔-巴洛成为了半个校友。


李健康与巴洛

巴洛本人早就被NCAA篮球名校冈扎加大学揽入麾下。在今年的U19世青赛中,他场均砍下17.6分11.8篮板3.8盖帽,投篮命中率超过5成,俨然赛会第一杀器唐子豪,而他的投篮命中率也超过了5成。最重要的是,他率领马里国青爆出惊天大冷,击败一系列强队夺得亚军。在马里阵中,有一位真正跟李健康在CIBA并肩作战过的球员——卡马拉,他场均拿到5分4.1篮板,是队里的主力轮换,而当年在CIBA,他的战术地位和数据并不如李健康。

所以说,CIBA校队的水平还是够看的。在拉斯帕尔玛斯省U16联赛的26场常规赛中,李健康场均可以得到14.6分4助攻,是队内二号得分手。到了冠军赛,他的个人表现再度提升,场均得到16分4.5助攻,其中包括总决赛里的20分6篮板。CIBA也顺利击败CBA,夺得了全省冠军,获得了参加全国赛的资格。


全国赛对阵皇马青年队,李健康罚球

全国赛中,他们的对手不乏皇马、巴萨之类的超级豪门,尤其是以东契奇领军的皇马青年队,简直颠覆了李健康的篮球世界观,面对这个比自己仅年长一岁的超级天才,李健康被治得服服帖帖。

首先是身体天赋上的差距,“身体条件确实不如人家,人家是两米多的高后卫,很多条件都没有人家那么好。他是全欧洲第一人,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另外就是篮球智商上的差距,“就感觉,哎呀,怎么17岁的人就能代表皇马打欧洲联赛(编者:EuroLeague)了,一个17岁的孩子怎么能有这种篮球智商。”


那场比赛,他们输了皇马30多分,但是跟巴萨对决却只输了15分,在那场比赛中,李健康拿到全队第3的13分。

可以说,在西班牙的短短两年多时间,李健康见识也体验过了先进的理念和训练方式,更获得了难得的与世界同年龄顶尖后卫交手的机会。但是也应看到,由于长期脱离国内篮坛,李健康早已游离在人才选拔的体系之外,无论是国字号还是俱乐部,皆是如此。

回国才是困难的开始


2016年,摆在李健康面前的有三条路,去美国读大学、回国打CUBA或进入CBA球队的梯队。他很确定自己的最终目标是打职业,就放弃了赴美的机会,“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那么高的平台,我肯定愿意去尝试,但如果打不上球,坐两三年板凳,最终还是会选择退学。”李健康告诉记者。于是,他选择了回国冲击俱乐部梯队。

你很难说当时李健康的选择是否正确。毕竟,在决定命运的关口,你总得做出抉择,无论结果是对是错,你最好乐观接受——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另外的路就是对的。

袁洋曾经建议李健康回国打全运会,但最终没能成行。待到李健康回国,2017年全运会的报名已经结束,各队人马齐整,他的小伙伴李柏润和程帅澎正是在这一时期离开江苏的。转会和代表江苏参加全运会都不可能了。而众所周知,全运会是各俱乐部甚至国字号队伍观察年轻队员的最好窗口之一。


李健康只能去一些全运会任务相对不重的队伍试训,但都因为种种客观原因没能成功留下。此后一年多,直到2017年底与山西青年队签约之前,他都处于无球可打的放养状态,只能等别人练完再借场地练练投篮,保持一下手感。这一年多,他状态下滑了很多。

最终,山西青年队在他最彷徨的时候伸出了橄榄枝,拯救了他的职业生涯。而李健康的表现也完全说得过去,2018年U19青年联赛,他场均可以贡献18分以上得分。2018-2019赛季的CBDL联赛,他也屡有20+献上,与八一队一战,他更是在国奥后卫王俊杰的面前轰下了24分。前不久的U21青年联赛预赛中,李健康还有过末节独得16分(连中4记三分),帮助球队逆转20多分的表现。整个赛事他场均能拿到队内最高的12.4分,三分命中率超过了40%。


而此时,他在体校时的队友李柏润和程帅澎早就在CBA打出了点名堂;如无意外,袁堂文也会在2019-2020赛季得到四川队的重点培养。再说起那段留洋经历,李健康内心有些复杂:“(留洋)有耽误的成分,但你不能完全说耽误,有利就有弊,可能有一点点,但是也不后悔,毕竟也见识过外面的世界什么样了。”


留洋,真是叫人又爱又恨。

从李健康的事例当中我们不难看到:篮球人才从产生到产出受到太多内因和外因的影响,因此它具有很强的随机性,一步错可能就步步错,留洋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每一个篮球少年,都是构成中国篮球青训的分母,分子则是那些最终能站在金字塔尖的佼佼者。想要提高这个分数的数值,留洋只是一种手段,而非解药,在留洋球员还没有批量出现的时候,我们只能期待奇迹,却无法扼住命运的咽喉。

关于更多唐子豪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姚皓焱 留洋不是万能药:记一个篮球少年的坎坷留洋路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