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超

cba选秀

cba选秀

cba选秀
cba选秀

文|付政浩

8月21日,2020年CBA选秀大会在福建泉州隆重举行,这是CBA第六届选秀大会。本届选秀大会共有64名球员通过资格审核,这一数量刷新了历史纪录,最终有19名球员被选中,选中人数也创造了历史新高。

而在体育大生意看来,此番多达12家俱乐部最终做出选人决定,这同样创造历史新高,这也是历史首次CBA二十家俱乐部中有超过一半行使了选秀权。至此,CBA俱乐部终于不再像过往几届那样弃选成风,CBA选秀大会初步摆脱了鸡肋属性。在当前中国篮球人才培养模式多轨制并行的大背景下,CBA俱乐部参与选秀的积极性明显提升,其中所蕴含的趋势非常值得业内关注。

旧有三级培养体系瓦解,CBA自建梯队模式不可持续

自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模式在我国彻底确立以来,我国体育领域旧有的业余体校-青年队-专业队的三级人才培养体系很快就土崩瓦解,越来越多的体育好苗子开始流失。针对这一局势,CBA在2005年的《北极星计划》中明确规定,CBA各家俱乐部必须组建或与第三方共建自有的三级梯队,确保CBA可以持续获得后备人才。在CBA俱乐部准入评估制度中,梯队建设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评判标准。

这一硬性的好处虽然显而易见,但却也加重了CBA投资人的财务负担。相比NBA球队老板只需要负担1只球队15名球员的薪资支出,CBA老板们却要承担三级梯队数十名乃至近百名球员的薪水。在这种情况下,CBA俱乐部难盈利实属正常。并且,这一规定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谁财大气粗谁往往能招募到更好的苗子并最终成为强队。再加之,梯队人才往往只会为自身所用,人才不流动,自然强者恒强。

客观而言,CBA要求俱乐部建设三级梯队的硬性规定,顶多只算是大时代下的勉力自救。毕竟,当大多数好苗子选择了读书上大学打CUBA这条路时,相对之下,财力人力物力有限的CBA俱乐部们所能招募到的好苗子相对是有限的,这种模式也注定是不可持续的。

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2015年,针对CBA人才流动受限、引援渠道混乱、联赛实力格局固化等问题,中国篮协出台《港澳台球员、大学生球员等参加CBA联赛实行统一选秀》制度,寄希望于将CBA人才输送模式从三级梯队自建这一条路扩充为多元化模式。虽然首届选秀大会只有20名球员报名、1名球员被选中,但迈出从0到1的这一步注定具有划时代意义。

回首这六届选秀大会,无论是参选人数、选中人数还是俱乐部参与热情、媒体关注度都在稳步提升。虽然仍有部分球队会弃选,选秀球员短期内仍不足以成为CBA主流,但其蕴含的趋势足以鼓舞人心。六年下来,CBA人才培养输送已呈现多轨制:以CBA自身梯队球员为主体,CUBA球员、港澳台球员、NBL球员、草根选手等选秀球员为辅佐的大格局已初步形成。假以时日,三五十年后的CBA选秀大会大概率会成为CBA人才输送的主流模式。

CBA逐年完善选秀规则,球员和俱乐部积极性双双被激活

在CBA选秀大会的整体影响力逐年上升的背后,则是中国篮协和CBA不断优化CBA选秀规则,搭建CBA和CUBA的人才交流桥梁,试图最大程度激发球员和俱乐部参与选秀大会的积极性。

如今,让选秀大会不再鸡肋只是第一步,而想要让选秀大会成为CBA人才输送的主流模式,中国篮协和CBA公司还要千方百计理顺多轨制背后的各方利益关系。在尊重人才输送单位利益的前提下,中国篮协携手各方一起逐步打通人才培养、注册和交流的壁垒。

过去几年,在中国篮协的支持下,CBA公司不断完善CBA选秀大会的规则办法,试图从多个层面来分别提升球员和俱乐部参与选秀的积极性:

对于球员而言,CBA尽可能用提升待遇和降低参选门槛的办法来提升其参加选秀的积极性。CBA规定选秀球员实行最低保障工资制度,状元从最初的年薪30万起步增至2018年的50万元起步,球员从最初的只有两次选秀机会放宽至选秀次数不设限,只要资格过审后没有被选中就可以持续报名参选。

对于球队而言,CBA则是从注册制度、合同年限、选秀权交易等方面来激发其积极性。此前,CBA俱乐部每个赛季的球员报名原则上只能报16人,但中国篮协专门批准选秀球员不占用俱乐部的CBA注册名额和报名人数;为让俱乐部安心培养选秀球员,CBA规定,选秀球员的合同年限从最初的“1+1”增加至标准合同时代的“ 2+N”(N≤3),港澳台球员则是首次签约签2年。

此外,CBA在2018年认可了选秀权可以进行互换、买卖的客观事实,当年度,吉林通过与八一男篮进行交易,从而获得了状元签并选中了NBL的MVP姜宇星。而如你所知,八一男篮的球员都是现役军人,不仅不能引入外援,也不能引入非军籍的内援,所以选秀权对于八一而言没有意义,此后,CBA规定特邀球队没有选秀权。

尽管有争议,但存在即合理。CBA此后也正式同意CBA选秀权可以用于选秀权互换、现金买卖、置换外援优先签约权等方式,选秀权的价值自然随之大增。比如,北京首钢此前就用今年的两个选秀权换得了同曦外援约瑟夫-杨的优先签约权,这对于各方而言都属于多赢。

正是因为各方对于选秀大会热情升温,选秀权也开始变得抢手。所以,今年选秀除了正式允许选秀权交易外,还首次采用乐透抽签的办法来决定1-7位选秀权的归属。最终,上海久事以14%的概率抽中“状元签”并选中了NCAA球员区俊炫,同曦则通过与北京首钢交易一举拥有四个选秀权,这个四个选秀权则选中了焦恩格尔胡依山、杨皓喆、刘子琪、王子麒四名球员。

客观而言,在CBA职业化大步迈进的当下,CBA投资人、俱乐部高管均希望CBA选秀大会早日成为CBA人才输送的主流模式,毕竟自建三级梯队的模式太“重”,资金负荷太大,这一模式看似直接有效,也是大环境下确保CBA人才持续涌现的可控办法,但它却让CBA投资人背负了巨大的财务压力,CBA俱乐部无法实现盈利。

从长远发展角度而言,不能盈利的体育产业都是伪产业,亏钱的生意自然是不可持续。所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CBA俱乐部会积极拥抱CBA选秀大会。鉴于CBA已经从自身角度做好了各种制度设计,而以CUBA为主体的人才输送单位无疑也要做好人才培养工作。只有人才质量过硬,才能真正打动CBA俱乐部。

CUBA球员亟需更多造星平台,草根赛事走出四大首轮秀值得效仿

对于选秀大会而言,虽然符合相关规定的CBA梯队球员、NBL球员、港澳台球员都能参加,但参与数量最多、未来必将成为选秀主体的还是CUBA球员。但长期以来,CBA俱乐部对CUBA球员还是存在一些偏见和误解,以致于此前在选秀大会上要么干脆弃选,要么更愿意挑选更富即战力的港澳台球员或NBL球员。

归根结底,除了CUBA球员硬实力不足外,还有CBA俱乐部对球员了解不足的客观因素。这意味着,中国篮协和大体协在搭建CBA和CUBA人才交流展示桥梁方面还有一些可以优化之处。

由于CBA目前没有成熟的球探体系,而CBA选秀大会之前的试训和训练营又非常简单(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干脆取消选秀训练营),所以CBA俱乐部缺乏考察CUBA球员的有效途径。所以,想要真正激活CBA俱乐部挑选大学生球员的积极性,短期内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搭建一系列CBA和CUBA互动的桥梁,同时借助社会资源来提升CUBA球员的知名度,让CUBA球员有更多向CBA展示自己实力的顶级舞台。

自2017年全明星周末开始,CBA开始邀请一些大学生球员参与CBA全明星周末的部分环节,从最初的三分球大赛、扣篮大赛、技巧挑战赛等单项赛到近两年的星锐赛,这种让CUBA明星球员面对面和CBA球员对垒的做法,让一部分球队开始正视CUBA球员的能cba选秀力。但每年只有一次CBA选秀训练营和一届全明星周末的短暂展示无疑形同走马观花。CUBA 与 CBA之间的人才梯队衔接应该更加多元化。

回首往昔,早在2005年和2006年,CBA和CUBA曾经举办过CBA- CUBA青年对抗赛。2006年CUBA代表队还获胜而归,此后CUBA一批明星球员开始收到CBA球队邀请函。可惜,这种对抗赛只持续了两年就无疾而终。

当前,CBA专门为各队打不上主力的年轻球员组建了CBDL联赛,CUBA则在阿里体育的运营下明星包装实力更上一层楼,在中国篮协和大体协的支持下,CBA公司和阿里体育完全可以组织各类的对抗赛,不仅双方实力相近,而且还能给CBA增加了一些近距离观察CUBA明星的机会。

除了CBA和CUBA直接举办各类交流对抗赛外,如何让CUBA球员提升知名度、增加其曝光率,也是大体协和CUBA需要考虑的实操问题。相较前四届选秀大会,参加最近两届CBA选秀大会的CUBA球员之所以颇受媒体关注和俱乐部垂青,除了自身硬实力出众外,在体育大生意看来,还有两个社会平台在宣传推广方面功不可没。

一个是广为人知的《这!就是灌篮》,杨皓喆等一批CUBA明星均通过该节目成功破圈,知名度由此大增。另一个则是新浪体育主办的3×3黄金联赛,祝铭震、张宁、李瑞、杨皓哲等球员均曾参加过黄金联赛并大放光芒。

榜眼秀祝铭震曾经两次参加黄金联赛。其中,2015年,他获得了首届黄金联赛全国总冠军。2018年,祝铭震获得太原站亚军。张宁则三次参加黄金联赛,2015年,他与祝铭震、王少杰(2019年CBA选秀状元)、王泽奇共同组队,夺得首届黄金联赛全国总冠军。2018年,张宁代表No Who体育再次在黄金联赛全国总决赛夺冠。2019年,张宁代表No Who体育获得全国亚军。

最近几年,黄金联赛走出了不少高顺位的选秀球员,比如往届状元秀郭凯、王少杰,CBA总冠军成员万圣伟,都是黄金联赛的明星球员。本次在选秀大会一举摘下四名球员的同曦总经理霍楠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正是通过各种赛事平台的曝光和宣传,才让CBA俱乐部意识到CUBA球员和CBA球员之间的实力差距正在逐步缩小。他支持CUBA球员多参加类似黄金联赛这类赛事,这不仅可以锻炼球员的技战术,而且也能让他们提前适应各类型的篮球对抗风格。值得一提的是,同曦在首轮选中的杨皓喆就曾出战过黄金联赛北京站。

此番,黄金联赛一举有四名球员成为CBA选秀首轮新秀,在长期扎根业余篮球赛事推广领域的方泽(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科看来,通过参加黄金联赛等顶级赛事,球员不仅提升赛事的激烈程度与观赏性,同时也获得了大量的媒体曝光,让他们走进更多人的视线之中。这属于双赢之举,未来注定会有更多草根球员通过黄金联赛这样的舞台扬名立万并最终打入CBA。

从长远角度而言,中国篮协和大体协还应围绕CBA和CUBA人才衔接进一步深化合作。比如,鼓励各大高校就近和CBA、NBL俱乐部建立定期的业务交流机制。双方在技战术、日常训练、医疗复健等多个层面展开合作,这有助于CUBA球员在技术可塑造阶段进一步提升其个人能力和身体素质,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弥补CUBA缺乏优秀基层教练的短板。

同时,在休赛期等窗口期,CBA联赛、俱乐部、CBDL层面均可以和CUBA开展各类交流对抗赛,尽可能给CUBA球员搭建充分展示自己才华的平台。同时,CUBA也应支持球员多参与各类型的赛事平台,积极增强自身曝光率,唯有如此,CBA俱乐部才能更加深入地了解和考察CUBA球星,CBA选秀大会也才能逐步成为CBA人才输送的主要平台之一。

诚然,CBA选秀大会尚有诸多不足。但横向对比来看,NBA选秀制度从1947年开始实行,也曾足足用了三十年时间不断摸索才趋于大成,其间甚至还经历了1970年代NBA和ABA两大联赛的人才争夺混战。而对于2015年才起步的CBA选秀大会而言,业内也应多看其进步亮点,多给予其耐心和支持。抱定久久为功之念,全力帮助CUBA提升竞赛质量和人才培养力度,试看三十年后,CBA选秀大会必将打破现行的CBA人才培养多轨制从而实现大一统。

关于更多cba选秀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广州恒大首发 CBA第六届选秀大会创多项纪录,篮球人才多轨制转型加速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