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足球比分

劳丽诗

劳丽诗

劳丽诗
劳丽诗

「 再聊劳丽诗 」

1

劳丽诗在战斗。

劳丽诗并不是斗士,但是她被逼成了斗士。劳丽诗的言行不过是一个正常社会里的正常人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她说话,说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话。她辞去公职,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她表达,积极关注公共事件,既不是沉默的大多数,也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劳丽诗者。

自由意志,独立思考,公民理性,一个正常社会公民生活准则理应如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各美其美,一个正常社会的公共氛围理应是去中心化的。但这些正常的品质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就显得鹤立鸡群,显得特别突兀。

正常社会和不正常社会的区别,就是公民社会和群众社会的区别。

群众是什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埃利亚斯·卡内蒂对群众社会有一番精彩的论述。在《群众与权力》一书中,卡内蒂认为群众社会中的群众有两类,一类是牛,一类是狗。狗天性咬人,但对服帖于主人。牛虽然与人为善但也避免不了被役使的命运。它们都是群众。

公民和群众有什么不同?简单来说,公民既不是狗,也不是牛,而是一种更积极的生活形态。像劳丽诗一样,既有自由意志,又能独立思考。既能以奥运冠军的身份在淘宝摆地摊,也能以体育人的角色点评时事。

网友们经常揶揄人家的,你一个体育生,充什么文化人,恰恰是群众思维的局限。劳丽诗遭遇的恰恰是这种群众社会的生态。

2

劳丽诗很刚。

劳丽诗在回复网友的一则微博中说,没有任何人有义务将自己热爱的土地让给无脊椎动物。一个公民希望国家越来越好,经济繁荣昌盛,人性文明光辉,民众亲善友好,这有错么?其实群众从来不关心对错,他们只习惯相信自己相信的,并且热衷于扼杀异类。

劳丽诗和网友的辩难,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公共探讨。群众在互联网上的讨论,看起来很热闹,但我认为,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种虚假的公共生活。互联网,新媒体,这些东西看似是给了群众以说话的空间,但实际上它只是现实言论环境的一种镜像,既有各种政策的制约,又受群众思维而不是公民思维的局限。

鼓励多元意见,个体积极地进行公共参与,批评是对群体更大的认同和忠诚,这种积极的公民社会人格,并不能从群众社会的环境中生长出来。劳丽诗这种木秀于林的,必然会被当作良田里的杂草,良民里的刁民。

好比一畦麦田,一株麦子只是很自然地比别的麦子稍微长高了一点,剪刀就来了。劳丽诗转发了一条微博,一觉醒来就满屏谩骂了。劳丽诗不是斗士,只是在这个环境里显得像一个斗士。她很正常,很温和,积极地过自己的生活。她没错,错就错在太正常了。

3

勒庞和卡内蒂算是研究群众社会最有心得的两个人。

他们对群众社会“吃人”本性的描述,比鲁迅有过之而无不及。勒庞在《乌合之众》里说,群众裹挟每一个个体,对稍有不同的异类,他们便一拥而上。卡内蒂在《群众与权力》中写道,群众喜欢密集地群聚在一起,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从群众社会向公民社会的过渡是一条荆棘之路。

在这条荆棘之路上,树欲静而风不止,孤独的人并不可耻。

关于更多劳丽诗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减肥逆袭 劳丽诗不是斗士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