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英超

运动康复师

运动康复师

运动康复师
运动康复师

[导读]陈芳灿说:“运动员是一辆跑车,运动康复师维修的目的不是为了能开,而是为了感受奔跑。康复是回到赛场,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正常就行。”

陈芳灿

康复师陈方灿(微博)

陈方灿,著名运动体能康复专家;美国俄勒冈州大学运动医学、运动生物力学博士;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博士后。曾任美国纽约大学及香港理工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香港赛马会运动医学和健康科学中心主任等职。国家体育总局2012年伦敦奥运会体能康复专家组副组长;中国运动员教育基金运动体能康复项目总监,从事运动体能康复专业人才培养。

“那时我感到自己的知识有限,很难为帮助运动员提高水平做更多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广渠门桥名敦道的16层,对许多中国顶级运动员来说非常熟悉。正是这里,让他们延续了运动生涯

按美国的测试标准,法律意义上的陈方灿属于盲人。他接受过盲人培训,知道如何使用导盲棍。他的耳朵不好,戴着助听器,交流时需要侧着头,手放在一只耳后拢音。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不断创造运动员延续运动生涯的可能。

陈方灿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父曾是留日建筑师,至今广西泸州的很多著名建筑都出自他手。辛亥革命,祖父还资助过孙中山。尽管父母因为后天原因成为聋哑人,但陈方灿从小在这个知识分子大家族中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陈方灿6岁跟随哥哥一起练体育。孩童间,力量是实力的象征,陈方灿每天举起沉甸甸的杠铃,让自己变得强壮。举重、游泳,因为成绩难以提高,14岁,他转项到水球。陈方灿的耳朵听不清,眼睛也比正常人差很多,在需要打配合的水球队,他遇到了麻烦。“我很喜欢这个项目,但我听不清,看不清,再加上受伤,最后也只能遗憾离开。”离开专业队,陈方灿考上了当时的北京体育学院(现在的北京体育大学)。

1982年大学毕业,他先后到广西水球队和国家水球队工作。但一腔热血的他,却遭遇烦恼:“我感到自己的知识有限,很难为帮助运动员提高水平做更多有实际意义的事情。”尽管当时自费出国留学的人很少,但他还是决定远赴美国学习。

1985年,他赴美在得州基督教大学攻读人体运动科学硕士。那时出国读书的人,大多是交换学者、访问学者,由国家出费用,而陈方灿是纯自费。初到美国,他兜里只有几十美金,第一天就到一家中餐馆打工。陈方灿的眼睛不好,桌子边角的污迹经常看不清,擦不干净就遭到老板的责骂;端盘子,因为看不清人,不是撞到客人就是撞到桌角。没办法,他最后被安顿在厨房,负责切菜、剁肉,一天可以剁几箱子的鸡。他笑称自己当时身上总飘逸着食用油的味道,剁完鸡,炸鸡、炸春卷,到凌晨两三点才能休息。

在美国,官方语言变成了英语,听不清楚老师讲的内容,陈方灿拿录音机把课程录下来,回到宿舍慢慢消化。了解到他的情况,一个捐赠者为其购买了一副价值3000美金的助听器。陈方灿想当面表达自己的感激,却被拒绝。时至今日,他都不知道捐赠者的信息,只能在每年圣诞节通过留学生办公室转交自己的一份贺卡。

这件事带给艰难求学中的陈方灿以莫大的温暖,那之后,陈方灿一直拒绝享受给予残疾人的各种福利,并且竭尽所能地服务于社会。

“应该尽量了解造成运动员伤病的原因,从而达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目的。”

这一去,便是整整16年。读研究生,从跟不上功课,两门放弃一门,到拿到奖学金,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在美国,陈博士先后读取了运动训练和康复医学两个硕士学位,接着拿到了运动医学和生物力学博士学位,后来又从事了3年博士后研究工作。1995年,陈方灿接到了美国四所大学的邀请函,最终他选择了纽约大学,并在纽约大学康复治疗系任教5年。

做上美国名牌大学教授的陈方灿,却一心想着回国,帮中国运动员康复。1997年开始,他就频繁往返于中美之间,推广自己的康复理念。但在当时还相对闭塞的中国体育界,他的理念一开始并不被众人所接受。那时国内对运动康复的理念基本为零,每个长假期,陈方灿都利用休假时间回国授课。那时是人家因为他是海归,所以才给面子让他去讲课。一路质疑相伴,他一路闯关克服。

另一方面,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学术界的热潮是生意,而非科研。陈方灿带着一箱子珍贵的医学书籍送给国内一所高校,对方嗤之以鼻,告诉他带书不如带些生意来。

但听过陈方灿讲课的人,会觉得吸收率极高。他讲课或治疗的道理浅显,方法易懂,就连门外汉也能恍然大悟。也因如此,他的方法开始逐渐得到认可。

2002年的一天,陈方灿去南宁一所医院看眼科,医生无意说了一句自己腿经常疼,看了好多地方就是找不到原因。陈方灿摸了摸这位医生的腿,立马就开出了处方——换个方向跑步。

按照陈方灿的处方,这位医生改变了跑步方式。两个月后,困扰多时的腿病真的好了。陈方灿的神奇治疗也不胫而走,成为了当地一段佳话。

“运动康复有三个级别:第一层是你痛了就给你开止痛药吃,然后要求你休息,让你暂时告别疼痛;第二层是改善局部状况,例如帮助你按摩复位,让你在一段时间内没有疼痛;第三层是找出病因,从根本上根除病源。”陈方灿追求的是第三层。在给运动员治疗的时候,他总是尽量了解造成运动员伤病的原因,从而达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目的。

2001年,陈方灿接受了香港理工大学的邀请,参与运动康复系的组建工作。同时,他周末赶回广东,义务帮运动员疗伤。第九届全运会,广东队的伤病比例从37%下降到15%左右。

“我研究的是运动康复和体能训练,刚好国内目前比较缺乏这两方面专业人士,因此,我希望能在这些方面为国家、为提高运动水平作出一点贡献。”陈方灿感慨地说。那之后的全运会,陈方灿成为很多省市备战全运会时的座上宾。

“我国许多运动员在其运动最佳年龄段时,往往因为伤病而状态下滑或提早退役,造成人力物力资源的大量浪费。”

在2005年9月,陈方灿欣然接受了中国体操队的邀请,为队员进行康复治疗。来到北京,首先接受陈方灿治疗就是李小鹏(微博)。

那时,李小鹏是中国体操的代名词,有媒体甚至用“小鹏旋风”来形容当时中国体操界。特别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夺冠之后,李小鹏的体操生涯被推向了第一个 高峰。

然而,从2002年开始,伤病一直纠缠着李小鹏。他在2002年受伤,但为了备战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他采取保守治疗,最终导致伤情复杂。2005年的十运会上,李小鹏在双杠和跳马比赛中脚踝再次严重挫伤,左踝关节中不仅有游离骨,还有腱鞘炎。

针对李小鹏的身体情况,陈方灿为他制定了长达六个月的“攒钱”计划,每三个月为一个周期,要求李小鹏的下肢力量能完成体重3倍重量以上的训练。

“对一个体操运动员来讲,他在跳起来,在空中空翻,旋转,落地的时候,他的脚可能要承受身体的将近10倍的重量。特别是落地的时候,你要歪了,双脚落地变成单脚落地,所有重量就压到你脚上。所以这种康复,对整个团队医生,体能,康复,专项教练的要求很高。”陈方灿说。

为了让康复中的运动员解除伤痛、释放压力的同时还保持热情,陈方灿很巧妙地给李小鹏安排一些好玩的简易、有趣而又有效的训练内容。其中水疗成为帮助其迅速康复的秘密武器,水的浮力对下肢受伤的李小鹏,起到了十分有效的作用。

经过六个月的康复训练计划,2006年12月,在体操世界杯男子双杠决赛中,李小鹏凭借一套高难度的动作赢得了裁判员的肯定和现场观众掌声,最终以16.450分的高分夺得冠军,从而追平了 李宁14次获得世界大赛冠军的纪录。

除了为体操队服务外,陈方灿还为跳水队、游泳队、花样游泳队、女篮等队充当了坚强后盾。不过治疗伤病并不是他的初衷,陈方灿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恢复或提高人的机能和健康水平。

“对于运动员来说,有没有好的体能和好的康复治疗,是延长其运动寿命的基础环节。不容乐观的是,相比其他发达国家,我国的运动康复和体能训练水平仍较差。我国许多运动员在其运动最佳年龄段时,往往因为伤病而状态下滑或提早退役,造成人力物力资源的大量浪费。在我国运动员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这种浪费实在令人痛心疾首。”陈方灿说。

2008年1月,受国家体育总局和国家羽毛球队的委托,陈方灿体能康复团队从训练到生活,全方位对张宁(微博 博客)进行康复。

进行详细的身体评估后,陈方灿针对张宁的问题,制定了个性化的体能康复强化训练计划。他从美国空运回来一大批器械。以往,张宁的体能训练只在陆地上进行,陈方灿却让张宁戴上脚蹼在水中打着水花走来走去,练习脚部力量,戴着脚蹼踩在水底4个篮球大小的水球上,做各种抓球动作,练习平衡能力。

在“流着泪,咬着牙”的恢复过程中,张宁的状态很快转好。之前的下蹲40公斤,一个月后蹲到了140公斤,下肢力量大幅度提高。不仅以前不敢做的动作可以顺利做出,比赛还可以轻松打满三局。于是人们在北京奥运会上就看到这样一个传奇:已经33岁,瘦削多伤的老将张宁,竟在打满三局的高对抗比赛中,斗志不减,最终站到奖台最高处,蝉联奥运会冠军。

“运动员是一辆跑车,维修的目的不是为了能开,而是为了感受奔跑。康复是回到赛场,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正常就行。”

陈方灿将训练中的运动员比作赛道上的跑车,“如果出现故障,过去的做法是把车搁路边修理,这样肯定就被其他车超越”。同样,遭遇伤病的运动员若只是静卧休养,心肺功能、耐力、力量下降,伤愈后跟不上训练节奏和强度,甚至可能诱发二次受伤。陈方灿的体能康复理念主要是利用体能训练方法,帮助受伤的运动员恢复身体机能。“就比如是在车行驶中进行修理,而且让它修完后跑得更快。”陈方灿说。

张宁之外,刘秋宏(微博)更是一个奇迹。作为中国女子短道速滑队主力,刘秋宏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前26天不慎被冰刀割伤左腿,长12公分,手术缝了250针。

陈方灿制定计划,重点是体能训练和康复训练并行。刘秋宏术后第5天出院,右腿和上肢的力量训练照常,左腿则进行康复。医疗团队先在她的脚部放血,促进血液循环;后在伤口处放血以弥合伤口,同时用针灸等中医方法加速肌肉力量的恢复,其间还用到超声波和美容领域的M6机器。

“我们融入中医的传统康复法,这样比单纯的西医康复训练要好,尤其对早期炎症的控制、关节活动度的保护有很好的作用。”据陈方灿回忆,通过水疗、下蹲、骑单车等复健练习,刘秋宏伤后半个多月就能下冰训练了,状态也恢复到受伤前的八成水平。

一般用半年治愈的重伤,陈方灿在几乎不可能想象的时间内让其恢复。经过陈方灿治疗的篮球运动员也不计其数。

朱芳雨由于长期征战,膝盖劳损加重。针对朱芳雨的伤势,除去器材外,陈方灿拿出了“自杀跑”、拳击训练等手段。为了锻炼朱芳雨的耐力,他带后者去打水球。去海滩跑步、打球、摔跤,朱芳雨在陈方灿的帮助下满血回归。

“运动员是一辆跑车,维修的目的不是为了能开,而是为了感受奔跑。他们康复的目的是回到赛场上去,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正常就行。所以康复手段是要通过科学的训练,把他们变得更强壮。”

跳水队、游泳队、花样游泳队、女篮,在创造一个个神奇案例的同时,2010年,陈方灿放弃了香港理工大学的终身教授职位,申请提前退休,回到北京做自己的工作室。

这个位于北京东南二环的工作室由6间公寓打通,设计、装修、流程,各个方面都是按陈方灿的设想去布置。

工作之外的陈方灿永远在看书,在玩新的东西。“三人行必有我师,我这一辈子都在学习,我最大的课堂就是在实践中,病人、同事、学生,包括我不熟悉行业的从业人员都是我的老师”。也正是这份心态,让陈方灿不断创造着奇迹。

朱芳雨:苦得看见他就想跑

2009年亚锦赛国家队集训,朱芳雨膝伤复发,此时距离亚锦赛开幕只剩下三周多时间,体育医院的医生朋友为朱芳雨推荐了当时在香港的陈方灿博士。

“那时我觉得自己就是在跟时间赛跑,”至今,朱芳雨还能清楚地记得自己跟陈博士见面的情景,“他话不多,但笑容很亲切。但我当时心里很忐忑,因为我之前也没有接受过这种治疗康复相结合的,我甚至不知道我把自己交给他会有什么结果。”

虽然推荐他去治疗的人给朱芳雨讲了很多,“说他为很多运动员进行过康复,但毕竟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朱芳雨如愿在亚锦赛开赛前一周归队。

亚锦赛后,为了更好的备战全运会,朱芳雨再次找到陈博士。这一次,陈博士没有再现他亲切的笑容,“你的膝盖比亚锦赛前更严重了。想要我帮你,你必须接受更有针对性的疗程。”就这样,陈博士和他的助手一起来到了东莞,对朱芳雨进行专门的一对一训练。

“那段时间,说真的我真是看见他就想跑,真的是太痛苦了!我觉得一般人都受不了,难受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骂他变态。你想,一个平日里和蔼可亲的人,怎么能那么狠心?”朱芳雨说,“但当我上场打球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就知道这一切辛苦的付出都是值得的。”2009年山东全运会上,朱芳雨帮助广东拿到历史上第一个全运冠军。

再后来,陈方灿博士的工作室开到了北京,朱芳雨虽然不再继续跟随他训练,但他相继介绍了张博(微博)、吕晓明等多位CBA的球员参与陈博士的训练疗程。“告诉你个秘密,张博去那儿第一堂课就练吐了。吕晓明也吐了,还就我一个人没有练吐过。”说到这儿,朱芳雨得意极了。

郑洁(微博):仨月恢复震惊美医

在第一次接受陈方灿博士的治疗之前,郑洁就已经意识到他是有多神。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2006年,当时他作为国家总局专家组成员到网球队来为我们做评估。当时我脚腕还好好的,但检查之后他告诉我,恐怕我的脚腕会出问题。”郑洁回忆道,“果然不出所料,脚腕第二年就不行了。”

从2007年的脚腕手术到2010年的手腕手术,都是陈博士为郑洁做的康复治疗,而她两次也都重回竞技状态巅峰。郑洁感慨:“他总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站在我背后,所以我一直都非常信任他,关系直到现在都非常好。”

3年前的腕部手术郑洁尤其记忆犹新,那算是一次相当大的手术,“但从手术到康复只用了不到三个月,为我做手术的美国医生都很吃惊。”当时郑洁完全能赶得上2011年澳网(微博),只是因为自身的身体机能没有将手术的线完全吸收,所以才未能成行。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康复,不仅说明陈博士的专业水准,也是他敬业精神的最好诠释。郑洁回忆说:“当时陈博士还在香港理工大学工作,而我为接受他的康复治疗在香港住了一个多月。他如果上午有课的话,就派助手和学生帮我康复;但每天他都肯定抽出半天时间专门针对我康复,并且帮我练体能。”

郑洁心中对陈博士有着深深的感谢,“他是个工作狂,为了运动员达到理想的康复效果可以牺牲大量私人时间;他的康复理念和国外非常接近,加上又是运动员出身,特别能理解我们的感受,交流起来非常顺畅——能够得到他的帮助,真是我的幸运。”

郑洁现在处在短暂而宝贵的调整期,她说:“我很乐意谈陈博士,他和他的同事们是多年来的无名英雄,帮助了很多运动员。我希望更多读者能关注到运动康复领域,甚至投身其中,这个行业的人才对于延长我们的运动寿命以及保持竞技状态,都太重要了。”

球皇体育【www.qiuhuang.net】
关于更多运动康复师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网球裙 专访中国第一康复师陈芳灿曾因郑洁震惊美医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