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超

裴帅

裴帅

裴帅
裴帅

如果不是U22主帅傅博执意要求,裴帅(微博)本不该出现在U22的集训阵营中,卡马乔本想带着这位心仪已久的小将一起去西班牙见见大场面,是U22面临的比赛任务,让卡帅最终做出了让步。但让步是暂时的,卡帅从2011年20强赛客战伊拉克前就开始的关注,注定了这个年轻人与国足之间接下来必有化学反应。而他的职业生涯,也将就此一改混沌清晰明朗起来。

仔细审视这个年轻人的成长史,我们发现,2011年那记结束恒大23轮中超不败的金子般的进球,可以被遗忘,因为,裴帅,未来他可以做到的更多。

记者赵震报道 5月10日这一整天,裴洪育过得都心神不宁的。这个47岁的东北汉子平日里是个爽快人,但这一天用东北话来讲却显得有些 “磨磨叽叽”的。一切都因为,前一天晚上,他的儿子裴帅受伤了。

裴帅是在前一天U22与马拉维的比赛里伤的,那是下半时,裴帅带球助攻,对方从后面踢了他一下,他一下子摔倒在场上。最初裴洪育没在意,儿子遗传了他良好的身体素质,从小到大踢球就没受过一次重伤。但过一会儿,他看见儿子被担架抬到了球门后面,他知道这回和以往不一样了。果然,等到打通儿子电话时,儿子告诉他膝盖和脚踝的韧带可能撕裂了,第二天要去北京确诊。

然后,裴洪育就开始了“心神不宁”的一天。早上他就给儿子打电话,要飞到北京去照顾儿子,结果被裴帅一口回绝:“我这边都有球队的人陪着,你就不用折腾了。”裴洪育一想也是,儿子这回受伤了,应该能回家呆几天,这么一想,他心里舒服多了,自从今年冬训开始,他和媳妇两人已经有小半年没看见儿子了。

裴帅检查的结果伤不重,裴洪育心里正高兴呢,儿子一个电话又让他的心沉了一下,那一轮亚泰是客场打江苏,裴帅在电话里说:“我们主教练不让我回家,让我今天就赶到南京去,他要让队医给我好好检查一下伤势。”

这下裴洪育心疼了,他原以为儿子能回家养两天伤,哪怕不回家直接回长春养伤也行,没想到还要折腾到南京去。左思右想,老裴打通了亚泰队领队的电话,电话里领队告诉老裴,老外教练很重视裴帅,想第一时间看看他的伤情,也想让他早点接受队医的治疗,让裴帅去南京是一种重视。

然后裴洪育又开始为儿子担心,裴帅订的是晚上8点半的飞机,他自己说要坐地铁去机场。老裴一个电话打过去:“怎么不打个车啊,你瘸着一条腿。”“这个点我打车,北京多堵啊,明天早上都到不了机场。”电话放下没一会儿,裴洪育又不放心,再打过去儿子有点急了:“您今天怎么这么磨叽啊,我这都把地铁坐过站了。”

这回老裴不敢打了,心里担心儿子赶不上飞机,就想8点的时候再给儿子打,如果电话关机,说明裴帅就正常走了,如果开机,那就是误机了。8点刚到,裴洪育就急急忙忙地拨起了电话,电话通了,那边裴帅说:“爸我飞机倒是赶上了,但航班晚点了。裴帅”

这一夜,裴洪育折腾得没合眼,一会儿反悔自己不该听儿子的话,应该去北京;一会儿又担心儿子这会儿受伤的地方还痛不痛;睡不着的时候他突然有点后悔当年决定让儿子踢足球了……

(一)

倒退30年,裴洪育本人也是一名运动员,他在和平区业余体校接受田径训练,主项是短跑。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多年之后,自己的儿子会成为跑道里面那块足球场上的主角。裴洪育的父母都在军工厂里工作,两人也都爱好体育,当年都是厂里男、女篮的主力,还代表沈阳的军工厂参加过部队系统的比赛。

当时在体校里,中长跑组还有一名叫王守忠的运动员,他和裴洪育同龄,两人是好朋友。王守忠的运动成绩比裴洪育要好,他的中长跑在当年的沈阳市都是挂了号的。从业余体校毕业后,裴洪育和王守忠都分到了铁路系统,裴洪育去了沈阳站,王守忠去了机务段,工作在一个系统,两个好朋友更是没断了联系,两个家庭走动挺频繁。1993年,裴洪育有了一个男孩,他给儿子起名叫裴帅。同一年,王守忠也当了爹,他也得了一个儿子,他给儿子起名叫王彤(微博)。7年之后,裴帅与王彤一起出现在了砂山体校的那块土场地上,19年之后,两人又一起入选了U22国家队,在U22两人住在一个房间。

年轻时的裴洪育速度很快,百米跑最好成绩11秒2,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标准。参加工作后,他每年都要参加铁路系统的运动会,百米的第一名肯定是他的。当年在砂山体校比裴帅大一拨的队里有惠家康(微博)和雷永驰,这两人都是以速度见长的,但没事的时候和老裴比百米,两人都追不上裴洪育。学踢球的时候,裴帅没少挨裴洪育打,别的孩子在球场里挨家长打的时候都跑着躲,但裴帅却从来不躲。不是裴帅老实,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跑不过爸爸,如果被逮住,那打得更狠。直到今天裴帅都服:“现在和我爸跑百米估计赢的还是他。”

除了短跑,裴洪育最爱的还是足球,平时就爱和一帮朋友踢几脚球,因为速度快,裴洪育就打前锋,他们队友常常是一个大脚打到前场,他撒开腿就追,没人追得上他。直到今天快50了的裴洪育还在参加沈阳市的业余联赛,虽然打的是最低的丙级联赛。年轻的时候裴洪育还爱看球,特别是辽宁队的球。从人民体育场时代,他就一场不落,1995年辽宁队降级的那年,他场场都去五里河。平时,他还总去大院看辽宁队的训练。

因为家里的体育基因,裴帅上小学的时候,裴洪育就惦记着让儿子学一项运动。他的姐姐有一个同班同学,同学的哥哥叫梁储明,踢球的时候和李树斌是队友。当时梁储明正在和平区体校当足球队教练,有一天裴帅的奶奶带着他和表哥去体育场玩,梁导看了一眼两人,就把他们收到了足球队里,那时候王彤已经在梁导的队里练了一个多月了。多年之后,梁储明说:“其实当年裴帅的身体挺瘦弱的,条件并不突出。收他进来,一个是和他家的人认识,另外一个也是考虑到他家的遗传好,将来有发展。”过了一段时间,裴帅的表哥不学了,他却一直留在了队里,他的足球路开始了。

(二)

刚学踢球的裴帅每天下午4点由爷爷从小学接出来,送到体校学上两个小时,再由爷爷接回家。只几天工夫,裴洪育就发现不能再让爷爷接送裴帅了,因为这小子会偷懒。教练让大家练颠球,只要有人颠到数举手了,裴帅也跟着举手。梁导是个好脾气的人,他一般笑眯眯地问裴帅:“你到数了吗?”裴帅每次都坚定地点头,梁导笑笑也就过去了。练过运动的裴洪育知道,这样绝对不行,他决定每天调班,自己亲自接送裴帅学踢球。裴帅的好日子结束了……

裴洪育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人,特别是对男孩,他认为就得狠点,裴帅只要踢球上不听话,他就是一顿打。有时候不打,但滋味比打还难受。一天训练时,裴帅颠球总不过关。体校的外面就是一个大菜市场,训练结束后,裴洪育把裴帅带到菜市场门口的路灯底下,他对裴帅说:“今天你颠不到50个,咱俩谁也别回家。”说完裴洪育在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点上了一支烟。裴帅没办法,只能一五一十地颠起来。那正是下班买菜的时间,沈阳人都爱看热闹,不一会儿裴帅父子身边就围了一圈人,有人还以为裴帅是卖艺的,周围人说啥的都有。裴洪育就是一声不吱用眼睛盯着裴帅颠球。天黑透了的时候,裴帅好不容易颠到了50个,裴洪育这才站起来拍拍屁股,带着裴帅回家。

转过年来,裴帅的队里进来一个94年的小孩,他叫徐新。与裴帅和王彤一样,徐新也是由父亲领着踢球的。不一样的是,徐新的爸爸不是运动员出身,但老徐好钻研,没事就看足球训练书籍,自己还买了标志桶,总爱给徐新加练。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裴洪育和王守忠也开始让自己的孩子与徐新一起加练技术细节,特别是一些小技术。遇见两个孩子不爱练的时候,他们总爱拿徐新当例子教育自己的孩子。多年之后,裴洪育都不忘感谢徐新的爸爸:“要不是有人家老徐,我们裴帅现在的基本功不可能那么扎实。”呆了几年,徐新就离开了和平区体校,后来他辗转了很多地方,最后去了申花,再然后由申花选送到了马德里竞技,再再然后他又入选了新一期的U22国家队,和裴帅、王彤又见面了。

(三)

从让儿子学踢球的那天开始,裴洪育就特别自信,觉得儿子肯定能成为职业球员。裴洪育对自己家里遗传下来的运动基因特别自信:“从裴帅的爷爷奶奶那一辈起,我们家的运动底子就好啊。而且我们家人就不是念书的料,从小裴帅也不爱读书,那时候我就想了,就全力以赴让他踢球吧。”学踢球的最初几年,球队里每年都有孩子为了学业离开,有时候心直口快地裴洪育还劝别的家长别让孩子踢球了,因为他觉得那孩子不是踢球的料。裴帅家的邻居有一个孩子叫杨威(微博),从小就去了大院踢球,他和郑智、张永海、王霄都是队友,后来杨威去了云南红塔。每次杨威回来时,裴帅都要去听他讲讲球队的事。裴洪育当时也觉得,儿子的未来肯定会与职业足球联系在一起。

但到了13岁的时候,裴洪育第一次开始担心裴帅能不能踢上职业足球了。眼看着和裴帅一边大的王彤个子都蹿起老高了,可裴帅还是小个子。按说裴帅没道理长不起来,父母的遗传基因没问题,家里的营养更没问题。从学踢球开始,每天早上裴帅的妈妈都给他牛奶卧鸡蛋,先是一个、然后是两个,最后是三个鸡蛋。因为和爷爷奶奶住在一个楼,一日三餐,裴帅吃的也比同龄的小朋友好。左思右想,裴洪育也想不出自己儿子个子长不起来的原因,但如果再不发育,裴帅的足球道路就走不下去了。

直到那一年的冬训,裴帅的个子神奇地开始长起来了。那一年的冬训,梁储明教练几乎隔几天就给裴洪育打一个电话:“你们家裴帅又长个了啊。”40多天的冬训回来,裴帅的衣服都小了,这一下裴洪育的心算是放到肚子里面了。原本因为个子小,裴帅在队里只能打前腰,身体长起来之后,教练开始把他向后挪,先是后腰,然后又是后卫。

没安静几天,新的烦心事又来了。到了14岁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中超俱乐部到球队里挑人了。鲁能下手最早,来沈阳挑人的是郭侃峰,他一眼就挑中了王彤,裴帅却落选了。“当年王彤确实突出,他的速度快啊,特别是接球启动那一下子,全国哪个教练来都得相中他。”裴洪育说。话是这么说,但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去了中超俱乐部,其他和自己学踢球的人也是走的走,上学的上学,裴帅心里非常失落,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成为职业球员,踢球的时候也没有以往那么用心了。多年之后裴帅回忆说:“那是我最危险的一次,现在想想都后怕,当时如果再松懈一点,自己可能就不踢了。”

直到2008年,长春亚泰队又来沈阳挑人了,当时亚泰一口气看中了四个人,也没支付什么钱,裴帅和三个队友就去了长春。裴洪育说:“从挑中到最后成行,中间还发生了好几次变化,那段时间真是煎熬啊。早两年亚泰没冲上中超的时候,也来和平体校挑过孩子,就是惠家康他们那拨,那时候人家都不爱去,都盯着中超俱乐部呢。到了裴帅这个时候,亚泰已经是中超冠军了,他去了我们也放心。”

(四)

终于等到儿子离家去了中超的球队了,热热闹闹的家里一下子冷清下来了,一大家子人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了。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裴帅第一次冬训的时候,当时裴帅才7岁,袜子都不会洗,40多天的冬训,妈妈就给他买了40双袜子。从裴帅走的第一天,他妈妈在家里就抹眼泪,想儿子,又不敢打电话。冬训结束的那天,夫妻两个一起去火车站接儿子。裴帅出来的时候,当妈的眼泪又下来了,裴帅棉衣上的扣子就剩下两个还系串了,行李包的拉链全坏了,带走的40双袜子就剩下脚上穿的那双了。

以前儿子走的只是40天的冬训,这一次一走就是整年见不着了。担心儿子在外面吃苦,裴洪育每个月都把自己的工资给裴帅寄过去。从小裴帅就出手大方,和队友们出去吃饭他总是抢着买单。到了亚泰,他这个习惯还没改,裴洪育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够裴帅自己花的。急的时候,他也说裴帅:“你不能省着点,少买点单啊?”裴帅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显得特别乖,不说话,等到了裴洪育开工资的时候,儿子一个电话过来,他又马上直奔银行打钱去。那几年,裴洪育第一次觉得,学踢球也是个费钱的事。

离家在外的裴帅并不让自己的父亲省心,从小他的性格就争强好胜,这个性格是优点也是缺点。2010年U17优胜者杯比赛,亚泰拿了个全国第三,季军战里赢的是北京国安,进球的正是裴帅,而且是球队落后的时候他客串的前锋。但同样是在青年队的比赛里,裴帅情绪上来的时候,就会故意申请一张红牌下场。最严重的一次,头脑发热的裴帅还和队友打了起来。那一次听说了消息的裴洪育连夜开车去了长春,给对方看病,领着裴帅赔礼道歉。看见爸爸来了,裴帅害怕了,他担心球队把自己开除,那次过后他知道自己如果再踢不出名堂来,就没脸回沈阳了。

那段时间,坏消息似乎都扎了堆……2010年,裴帅参加了耐克全球选拔赛,他和两个天津球员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中国区的冠军,按照规则他们三人可以去英国参加总决赛。让裴帅比较激动的是,总决赛的评委是温格,那是他最喜欢的阿森纳(微博 数据)队的主教练。到了2011年的年初,就在裴帅要办签证的时候,亚泰一队也来消息了,让他去一队报到。是去英国见温格还是去一队,裴帅面临了人生一个选择。最后理想屈服于现实,裴帅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去了海南和亚泰的一队会合,裴帅没有想到自己人生最大的转折点就此到来。

那个赛季,沈祥福在亚泰开始掀起青春革命,裴帅和其他几名队友一起进入一队。几堂课下来,沈指就看中了裴帅。足协杯第一轮,裴帅第一次代表一队上场。然后联赛客场打江苏,裴帅第一次在中超亮了相。那一天,裴洪育早早在家里,电视没直播,他就上网看了儿子的比赛。下一轮亚泰主场打杭州,裴洪育提前赶到长春,裴帅也争气,首发出场,在现场看见儿子打上了中超,裴洪育那一天吃饭的时候特意多喝了几杯。

2011年这一年发生在裴帅身上的一切简直就像中国版的《一球成名》。他不仅在联赛中打上了首发、主力。下半年在亚泰主场对恒大的比赛里,他打进了一个技惊四座的远射,终结了恒大的联赛不败。甚至国家队的主帅卡马乔也看上了他,如果不是因为伤病,他已经随国家队去打20强赛了。前一年他还在每个月花父亲的工资,这一年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工资卡,有了赢球奖金。裴帅的生活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变化,这变化甚至超出了他的想象。

(五)

裴洪育发现儿子裴帅长大了,自己和儿子之间有了距离。第一次意识到裴帅长大是在他13岁的那年,那一次裴帅练球不认真,裴洪育又是劈头盖脸一顿打,但这一次裴帅没躲也没挡,更不求饶,就拿眼睛盯着爸爸。看着儿子的眼神,裴洪育知道儿子长大了,不能再打了,那之后他再没动过裴帅一个指头。但那时候,裴帅对裴洪育还是言听计从的,可自从儿子成为了中超球员之后,裴洪育发现自己与儿子的距离开始拉开了。

几乎每场亚泰队的比赛结束后,裴洪育都要给裴帅打电话,给他分析比赛里得失。随着比赛打多了以后,裴洪育发现裴帅在场上拼抢不那么积极了,不再像最初那么博命了。但当他和儿子说起的时候,裴帅不再像以前那么听话了:“你不知道,这是我们教练安排的。”

裴帅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发现爸爸不再是小时候的那个啥都明白的英雄了。虽然很多时候爸爸说的还都对,但更多的时候他发现爸爸说的自己已经不服了。“毕竟我爸没踢过职业足球,很多东西理解的和我们不一样啊。”

距离感不仅仅是在足球上,在生活上裴洪育也发现儿子在开始独立了。裴帅和他说,想要文身,裴洪育一口否决了,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文身是不务正业的代名词。裴帅嘴上答应的挺好,但下一次再回家的时候,后背上和胳膊上各多了一处文身。看了半天,裴洪育只说了一句话:“你不会文到上臂上啊,那样球衣还能挡着点。”裴帅想了想,没说话。

父子两人多年以来也第一次有了口角,父亲给儿子说球,裴帅不爱听了,态度不好,裴洪育马上在电话这边就火了,挂了电话。然后两个人就像小孩子一样玩冷战,表面上谁也不搭理谁,暗地里通过裴帅的母亲打心理战。裴帅故意挑裴洪育在家的时候给他妈打电话,在电话里故意轻描淡写地说:“你说我爸这脾气,和我生气,把他气得够呛,我也没生气,他这何苦呢。”老裴听见媳妇传过来的话,也故作轻松地说:“谁生气了,我才没生气呢,是那小子先急的。”你来我去几个回合之后,裴帅给他爸打个电话,两人又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该聊啥聊啥,下次聊急了,相同的戏码就再来一遍。

儿子踢上中超了,裴洪育感到了外界对自己态度的变化。现在再出去,别人一介绍都说:“这是裴帅他爸。”带着裴帅踢球这么多年,圈子里也认识了不少教练,再见面时人家对裴洪育说话都非常客气。因为裴帅要代表辽宁省打明年的全运会,前段时间省足协的领导还专门请几个在外地踢球的球员家长吃了顿饭。裴帅回家时,老裴对他说:“如果不是你踢出名堂了,你爸走在外面谁认识啊。”

但裴洪育在儿子面前仍然有自己的底线,他绝不管儿子要钱。裴帅去年打上中超挣了钱,担心他在外面乱花钱,妈妈没事总让裴帅把工资和奖金交给自己,替他存着。但裴洪育一次也没和儿子提钱的事:“我自己每个月能挣钱,现在不用给他寄钱了,我够吃够花。”裴帅也说:“我爸这个人自尊心强,又特别倔,他从不张口和我要钱。”

让裴洪育高兴的是,儿子一天天长大了,也开始懂事了。2012年刚开始的时候,裴帅还在叨咕着今年挣了钱要给自己买台新车,老裴告诉他:“买个十来万的就行。”裴帅没吱声,他看中的是保时捷的卡宴。但只过了几个月,裴帅的想法变了。在U22的受伤,让裴帅一下子长大了不少,再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他对裴洪育说:“爸我想好了,不买车了,今年挣了钱到年底的时候给你和我妈在沈阳买个新房子,让爷爷奶奶一块过去住。”

裴洪育说:“裴帅说的这个话我就一听一过,他那个大手大脚的劲,能攒下钱?”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腾讯体育频道用户专享,耐克阿迪5-8折>>

一起微信奥运 大奖等你拿!>>


关于更多裴帅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美国足球联赛 裴帅成长史:常遭父亲"毒打"中超版一球成名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