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篮球

卡卡中国行

卡卡中国行

卡卡中国行
卡卡中国行

卡卡展现标志性的迷人笑容,谁能想到他刚发过火

体坛周报(微博)记者小中采访手记

印象中,乖孩子卡卡成名后从未发过火。南非世界杯蒙冤染红,没发火;在穆里尼奥手下无球可踢,也没发火;可7月5日,中国行最后一天,距踏上回程班机只剩3个多小时,卡卡发火了。

车轮拍照惹火卡卡

7月5日从上海回北京,卡卡一行很不顺。原定中午12点起飞的航班因大雨延迟,将近下午5点才起飞。当晚11点50就要飞回卡卡中国行圣保罗,如果飞北京的航班继续延迟,他将不出机场直接飞走,我对他的专访就泡汤了。好在卡卡一行晚上6点半到达,按计划参加主办方的晚宴,并在晚宴前接受我专访。1日来中国后,卡卡日程排得极满,非常疲惫。4日陪父母夜游黄浦江,他在网上发出数张照片,心情颇佳。

可航班延迟5小时,毁了卡卡在中国最后一天的好心情。专访原定于7月2日晚进行,却因故推迟,卡卡知道还欠体坛一次采访。不过,卡卡来到餐厅与主人稍事寒暄后就进了休息室。他实在太累。不久后,我去请卡卡,他一脸倦容对经纪人道:“只回答5个提问。”但进了采访间,卡卡还是很健谈,回答了我和搭便车的巴西《圣保罗页报》驻华记者马塞洛·尼尼奥十五六个问题。

完成专访后,我的女同事、摄影记者吴晓寒(微博)要给卡卡拍照。我正在收拾采访用具,这时尼尼奥的中国女助手兼翻译冲到刚从沙发起身的卡卡身边,与他合影。由于事先未与卡卡沟通,他以为接受完采访就没事了,于是往门外走,并用葡语夹杂着英语说“我们走”。当时现场很混乱,有非媒体人员请卡卡签名。尼尼奥的助手又冲上去,再次与卡卡合影。卡卡还在往外走,我赶紧上前告诉他还要拍几张照,卡卡通情达理,转身和我回来。

以一位出色女摄影记者的独特眼光,吴晓寒把背景选为餐馆包间的木雕板壁。她正准备时,尼尼奥的助手又冲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第三次与卡卡合影,这是当晚最后一次,或许也是她一生最后一次。卡卡面带愠色,拂袖而去。记者是最苦的职业之一,任务必须完成,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我快步跟上去,在门前拉住卡卡右臂,“我们还没拍照,请你帮助我。”

卡卡终于火了,“我马上要旅行回巴西。我在这里呆了半小时,说了上千句话,那时没人拍照,我要走了,却让我拍照。对不起,我能做什么?我可以帮助别人,可谁帮助我?”我仍拉着他胳膊,“请你平静一些。”卡卡火更大了,“我很平静。我帮助你们,也请你们帮助我。”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走,因为我同事的工作尚未完成。其实我当时根本没多想,只是下意识拉着他不放,重复了我不知在哪听过、又不知怎么想起来的一句话:“如果你不答应拍照,那个女孩明天就会被炒鱿鱼!”不知是因为同情一名女摄影记者,还是被我的执拗打动,抑或只是因为胳膊仍被我拉住,反正卡卡转身回来,按吴晓寒的要求摆姿势,我让他笑一笑时,他配合地挤出标志性的迷人笑容。吴晓寒的工作只是部分完成,卡卡走后,我安慰她:“以今天的形势,能拍上两三张已经很不错了。”

临行前说“对不起”

主办方晚宴,我们还在采访间等。从家出发时,我带了小礼物,三个京剧脸谱的金属书签,准备送给卡卡父母。好不容易等到晚宴结束,房门开时,我走过去送上礼物。卡卡仍在忙,许多人求他签名合影。当时已接近10点,而飞机11点50分起飞,我和同事不忍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他,最终放弃了补拍照片的想法。

卡卡也不容易,来中国后除了睡觉,所有时间都属于别人。主办方首次接待此等国际巨星,经验明显不足。当然,把卡卡折腾得如此疲惫,连陪父母逛故宫的小小心愿都未能实现,卡卡团队也有责任。按计划,卡卡6月30日抵京,7月2日游故宫,3日爬八达岭长城,4日坐动车去上海,5日去西安。卡卡晚来一天,其团队又突然提出去广西柳州,日程安排更为捉襟见肘。

即便如此,卡卡仍安排时间在北京与球迷见面,在上海机场为确保安全,躲进小格间给狂热球迷签名。为补偿未能如愿的粉丝,他还故意将在上海下榻的酒店透露给卡迷,可惜酒店保安不放人进。能这样为普通球迷着想,卡卡的人格魅力值得称赞。

在圣保罗踢球时,卡卡其实动过怒。有时被对手暗算,他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队内训练中,他还与多年搭档兼好友法比亚诺争吵过。但做错事后,卡卡马上就会后悔。他是虔诚的教徒,会为过错去教堂忏悔。当时卡卡毕竟年轻,年龄稍长后学会自控,再无当众发火的记录。

卡卡在中国发火,国人要自我检讨。作为卡迷,我觉得最可取的态度是衷心祝他好,可以千万里赶来只为看他一眼,签名合影无须强求。中国人有凑热闹的习惯,签名合影这种占便宜之事更是不占白不占。于是,无论看球与否,所有路人都争相与卡卡签名合影。我也要检讨,自诩早就过了追星年纪,但仍利用工作之便,为犬子和友人之子索要签名。我们都有偶像崇拜症,尽管我们大多数人其实已无信仰。

有人会说,卡卡来中国是为赚钱,累点苦点是应该的,不值得同情。我却不这么想。晚上10点,卡卡再不走便会错过飞机,我和同事站在通道边,与卡卡及其父母道别。卡卡喊我的葡文名,说了句“对不起”。我回以“对不起”,只以自己名义,代表不了其他任何人。卡卡走后,吴晓寒说“他最应该跟我道歉”,我解释说:“他怕你不懂”。吴晓寒是位心地良善的小姑娘,“跟你道歉了,也就等于跟我们体坛道歉了,也是跟我道歉了。”

卡卡就这样结束了中国行,回圣保罗的飞机上,不知他会作何感想。宗教有其积极的一面,我相信心地纯洁的卡卡或许正在为动怒而深深自责。世人谁能不犯错,只要反悔,就是又做对了一件事。我们也忘掉卡卡之火吧,因为我们也有错。

球皇体育【www.qiuhuang.net】
关于更多卡卡中国行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王健林得罪了谁 卡卡中国行最后一天罕见暴怒临行前说对不起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