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足球

钢管舞国家队

钢管舞国家队

钢管舞国家队
钢管舞国家队

腾讯专访钢管舞国家队[点击查看高清组图]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11月27日,钢管舞国家队队长依繁携队员闫少轩、曹诺、宋瑶做客腾讯体育,与网友分享了代表中国出战世锦赛的经历与感受。对于钢管舞未来在中国的推广与发展空间,她们也都各自发表了看法。对于近日传出的队伍头衔“自封”争议,依繁等人表示“站在这个国际舞台上,我们代表的就是中国”。访谈文字完整实录如下——

最遗憾世锦赛女单未进决赛

中国钢管舞选手做客腾讯体育名人会客室

35’56”

1

腾讯视频

中国钢管舞选手做客腾讯体育名人会客室收起

钢管舞者占领阿根延 首都繁华街道

拍客面对面

纪录片《货币》导演做客腾讯演播室

主持人万思来:各位腾讯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腾讯体育名人会客室。今天做客我们节目的四位嘉宾,来自中国钢管舞队。首先让我介绍一下,坐在我旁边的是中国第一位钢管舞正式的选手,依繁,您好。

依繁:大家好,我是依繁。

主持人万思来:第二位美女是第一次做客我们的节目,是依繁的搭档,是曹诺。

曹诺:大家好,我是曹诺。

主持人万思来:第三位嘉宾是上次也来过我们节目,是闫少轩。

闫少轩:大家好,我是闫少轩。

宋瑶:大家好,我是宋瑶。

主持人万思来:最近你们刚才从瑞士回来是不是?

依繁:对,瑞士苏黎士。

主持人万思来:参加世锦赛,依繁是第二次参加世锦赛了吧?

依繁:对,去年是第一届。

主持人万思来:这次的感受有所不同了吧?

依繁:对,跟去年相比,不会有这么大的紧张,可能紧张的情绪会稍微少一点,更多的主要是带着他们去比赛。

主持人万思来:这届世锦赛对于其他三位选手来说都是第一次参赛,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第一次参赛的感受?

曹诺:还是比较紧张吧,毕竟是第一次。

主持人万思来:是在赛场赛台上紧张,还是去了那边就紧张?

曹诺:我觉得还是去了就紧张,到了比赛台上就忘了吧。

主持人万思来:是什么感觉?

曹诺:是挺激动的,也有点紧张,挺兴奋。

主持人万思来:闫少轩是取得了前八的好成绩,是咱们第一次派男选手出战?

闫少轩:紧张还是紧张,但是心态好一点会好一些。

主持人万思来:因为您扮演的角色心态很好。对这次世锦赛宋瑶有什么感觉?

宋瑶:我觉得只有亲临那种国际赛场,才能真正意识到和顶尖级高手切磋产生的差距。

主持人万思来:差距,您一开口就提差距这个词,其实我们这次整体表现还是不错的,因为毕竟有那么多国家选手参赛,闫少轩还取得了那么好的成绩。你觉得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依繁:我觉得最大的遗憾就是女单没有进决赛,如果女单能进决赛的话,先不讲拿什么名次,至少会很圆满,可能遗憾就是在这里。

主持人万思来:这次我知道你只是参加了双人项目,是出于什么考虑?

依繁:是这样,我跟曹诺是参加的双人的试演,明年也就是说为了明年的双人的参赛取得了一个资格,因为今年的试演成功以后,明年才可以去参赛,是这样的。预赛的时候试演通过,我们是在决赛的时候正式去表演,通过了以后,明年就可以参加双人的表演。

主持人万思来:只是参加双人的表演对吗?

依繁:对,因为只有参加了双人的表演,明年才可能去参赛。

主持人万思来:是不是把精力都投入到双人的表演当中去了?

依繁:大部分是,但是另外的时间也会给他们排舞,包括给一些建议,这些都会有。

主持人万思来:这次比赛你和曹诺的搭档,你们双人的表演,我看了你们的视频,我相信很多网友也通过腾讯微博看了这段视频,是非常有民族风的表演,这段舞蹈是什么时候开始编排的?

依繁:其实这个舞蹈编排时间上还是比较仓促的,对我们自己的要求来说,当时这个创意也是我们教练给的创意,当时是灵机一动,因为之前的想法并不是这样的,当时就觉得有水袖,再加上我们中国的这种中国风在里边,所以忽然间脑子里边就闪过了创意的念头,我们再去进行编排,再去进行排舞,时间上大概可能也就半个月的时间。

主持人万思来:半个月的时间,你们俩半个月时间就已经配合成型了。曹诺感觉和依繁配合,磨合的情况怎么样?因为我感觉在整套动作里边难度挺大的,而且我感觉让我们这种旁观者来看,感觉挺危险的。

曹诺:我觉得可能也是因为排舞的时间短一点,里边还有很多缺陷,有一些小细节还是没有处理好。

主持人万思来:例如呢?

曹诺:可能就是在衔接上面。

依繁:舞蹈和技巧的衔接上,我们现在看不是很完美。

主持人万思来:我看你们在路上的表演很有民族风,最后还脱掉了你们外面的比赛的外套,再上管来进行舞蹈,而且你们还有拉着水袖互相翻腾的那个动作。

依繁:对,两个人做技巧。

主持人万思来:我觉得那个很危险。

依繁:对,危险肯定是有一定的危险性,其实我们这个创意讲的是被大家通常可以接受的民族元素,去拯救钢管舞的形式,民族舞拯救钢管舞,希望大家可以去接受钢管舞,它另一层的意思是这样的,所以会有利用水袖去做的一些技巧,会大家都很接受,民族舞元素可以跟钢管舞一起去表演。

主持人万思来:这次咱们的水袖舞,双人舞的反响还是不错的,因为我们已经直接获得了明年的参赛资格,你们现场能感受到大家对中国文化融入钢管舞的这种好奇或者是感受吗?

依繁:我可以感受到,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觉,因为我们在备场的时候,其他选手也都觉得很好看,单看服装就觉得很好看,上场的时候也获得了,我听见是三次掌声。

曹诺:掌声、呐喊都有。

依繁:当时听到掌声以后也很高兴。

宋瑶:当时双人钢管舞在上面表演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宋瑶在下面看,我觉得编排和舞蹈并不亚于他们,技巧就是衔接的时候时间太仓促,但是中国的钢管舞跟世锦赛比赛上的双人项目和单人项目,双人整体都欠缺一些。

依繁:因为双人在国际上的发展,也是近两年刚开始。

主持人万思来:作为中国的爱好者和中国的观众来讲,钢管舞这个运动还是一项很新兴的运动,所以大家有的时候是看一种热闹的感觉,很美,觉得动作很危险,但是实际上我知道你们几位现在也已经有了教练的资格是不是?

依繁:对。

主持人万思来:也可以去教学生了,在你们看来近期的钢管舞的规则是什么样的?或者你专业的角度来看,什么样的算是好的,什么样的算是难度很大?

依繁:难度如果说是按比赛的标准去衡量的话,其实比赛上面全部都是竞技的,主要讲的还是整体的流畅性,整体的表现力,而不是说只是一个单独的技巧,然后我有多难、有多高难,才去界定整套的作品,它主要是整体的一个衔接,然后包括整体的舞蹈的编排,加上整场的表现力,还有你在舞台上面的张力(微博)和控制力,这样的话才能形成一个很好的作品。

主持人万思来:就是流畅,动作一定要流畅。当时宋瑶也说看到了欧美选手和我们有一定差距在里边。

宋瑶:我觉得进入世锦赛的那些十强选手里面,女子单人的,他们十个里边个个都不差力量,也不会差表现力,但是不会说十个选手都会有柔韧,这也很重要的。柔韧好的话,自然在钢管上的连接,就比柔韧性不好的选手好得多。

主持人万思来:我和宋瑶聊,宋瑶是09年才开始学钢管舞,好像曹诺也是10年才开始学?

曹诺:对,10年年末了。

主持人万思来:你们这么快就能达到专业的水平,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我就很好奇了,因为很多运动项目也好,舞蹈也好,都强调运动员的柔韧,一般很小就开始练,你们仅练了两年,是怎么达到这样的效果的?

宋瑶:正因为半路出家,所以要花比很多人更多的时间去练,而且练钢管舞,从不会到会的过程,当你会了一个动作之后,会很有成就感,所以就一直这样,会觉得有成就感,就会继续想着下一个动作,就一直练一直练坚持到今天。

主持人万思来:最大的困难在哪儿?是柔韧性吗?因为我看你们也需要拉筋,如果没有舞蹈基础的选手来练习钢管舞是很难?因为年纪已经比较大了,再需要拉筋?

依繁:柔韧上面也是分个人,因为每个人本身的柔韧程度不一样,有的人可能没有练过舞蹈,也没有拉过韧带,但是也有可能天生就很软。但是有些人就天生比较硬,像曹诺就天生比较硬,所以她压竖叉的时候就很苦,比别人都辛苦很多。宋瑶也不算天生软的。

宋瑶:对,我也不软,有的人天生就很软,不需要去压,包括竖叉、横叉。

主持人万思来:闫少轩你有舞蹈基础吗?

闫少轩:对,我12岁就开始学舞蹈。

依繁:他挺软的。

闫少轩:我腿上的韧带没问题,但是到了腰上就不行了,我腰很久没有练了,丢功丢了很长时间。

依繁:其实不好压的是胸、腰和肩,腿上还好点。

站在国际舞台上就代表中国

主持人万思来:这张照片是你们出征世锦赛之前拍的照片,这套服装也非常亮眼,就是今天闫少轩穿的这件。提到胸前的“中国”二字,我就有话想要问,因为我们钢管舞在出征世锦赛之前,在媒体上已经炒得很热了,大家集中的焦点是这次咱们是以国家队的形式参赛,大家会问,这到底是不是国家队?当然争论很多,你们在去世锦赛之前听到过这些消息吗?

依繁:去之前争论好像不是很多。

主持人万思来:主要是比完赛之后?

依繁:对,去之前没有看到这些新闻,主要是回来以后才有一些质疑。

主持人万思来: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依繁:其实我觉得我们在国际的舞台上,我们代表的就是中国,也就是自己的国家。因为当你去了以后,每个国家其实每一个选手都代表着自己的国家,包括每个选手上场之前主持人包括组委会的主席,他们都会宣布,你来自哪一个国家,所以说其实我觉得只要是站在这个国际舞台上,我们代表的就是中国。

主持人万思来:所以不用去特别吹毛求疵或者抠字眼来界定我们的身份。

依繁:对。

宋瑶:我觉得有争议的那批人就是抠字眼。

主持人万思来:你们感觉在国际舞台上是不是也特别骄傲这次参加比赛?

依繁:肯定的。

主持人万思来:会和国外选手聊到吗?国外选手会不会很好奇,中国怎么会有钢管舞?

依繁:还行,我觉得没有很好奇,因为有一部分选手都是我去年见过的,也都比较熟,平时的时候可能也会在聊天,只是觉得可能他们都第一次去,没有见过,但没有说觉得中国还来参加钢管舞,没有这种感觉。

主持人万思来:因为我想在他们眼里可能会觉得这项运动是不是在中国会比较陌生,因为实际上现在确实很陌生。

依繁:对,我觉得没有给他们的感觉是会有中国选手来参加觉得很奇怪,这种感觉是没有的。

主持人万思来:也是很友好。

依繁:对,非常友好。

主持人万思来:这次去瑞士大家都是第一次去吧,依繁呢?

依繁:瑞钢管舞国家队士我也是第一次去。

主持人万思来:在那边感觉怎么样?

依繁:瑞士很美。

曹诺:环境很好。

主持人万思来:都去哪里?在苏黎士比赛?

依繁:对,去苏黎士比赛,后来去了一次卢塞恩,小城市,散散心,再有一次是法国欧洲时报有采访,最后一站是到了法国,采访之后就回来了。

主持人万思来:挺充实的一趟。你们这次在那边待了多长时间?

闫少轩:11天。

主持人万思来:比赛是几天?

依繁:比赛大概得要五六天前后。

主持人万思来:我们来看这张照片,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一个重点,这是比赛的一个重头戏,我当初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还真没看出来是闫少轩,猛的一看,因为之前给我的印象不是这个造型,而且感觉舞蹈的风格和我之前看到的视频也不一样,这次这个舞是什么时候编的?

闫少轩:有这个想法是从去年开始就有了,去年国内的世锦赛结束就有了,而且歌也已经选定了,但是编出来的话是走的前几天才编的。

主持人万思来:走的前几天,是怎么样?是非常有信心还是纠结了很久?

闫少轩:纠结了很久,因为当时那个歌非常长,6分51秒,一直在想怎么去减,而且是郝云的歌,单名一个《祭》字,我很喜欢前面的古筝,但是不知道怎么去剪,一直在纠结,也没有时间排,就是纠结这个音乐。就是走的前三天,我们那个袁老师把音乐剪出来了,我们就说就这样吧,不纠结了,剪出来以后就拿着听,听了两天,大概脑子里边有一个想法了,就是头五天之前把几个大动作串到一起了,编排其实也没怎么编排,就是把几个点固定了动作,其他没有怎么编排。

主持人万思来:我觉得难度、动作这些是一码事,就冲造型来讲,我觉得我们就要多打一些分,因为这个造型。

依繁:很适合他。

主持人万思来:对,我听说你确实挺纠结的,好像头发也是去之前前几天才剪的。

闫少轩:因为一开始不想剪,实话是不想剪。一开始是想的是到了那边再剪,但是想想那边也冷,北京这边也冷,还是先剪了适应一下,晒一晒,要不然到时候脸黑、脑袋白,头两天就直接给剃了,到那边又长出来,没办法又买一推子自己推掉。

主持人万思来:自己推啊?

依繁:对,到那边买了个推子,自己在宾馆里就这样推推。

主持人万思来:你这也太敬业了。你们看到他这个造型,一开始习惯吗?

依繁:还行吧,我觉得挺适合他的。

主持人万思来:挺适合的。那他这个舞你们有没有给他提意见?在出发之前你们应该有过表演吧?试演。

宋瑶: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当时闫少轩给我听音乐的时候,我说这音乐不错,但是我不知道是谁的,我也问过他,我说你紧张吗?心里会有一点紧张,他还说放心吧,我会让你们惊艳的。

主持人万思来:特惊艳,这造型挺像的,而且还有佛珠。

闫少轩:所以这次我就是取了它一个视觉上的东西,其实真正的精髓还没有体现出来,打算明年世锦赛,包括现在就透露一下,明年参加世锦赛,还是以这个风格差不多,但是故事内容就不一样了。

主持人万思来:要更多的一些内容点,是不是?

闫少轩:对。

主持人万思来:这次的这个造型在国际上有什么反映吗?因为我觉得他们外国人好像对中国功夫都非常喜欢,而且很好奇。

依繁:我记得他出场的时候,好像全场一片寂静。

闫少轩:因为我出场的时候,之前就是一个半传统不传统的一个音乐,就是听着挺舒服的,比较传统,类似于佛家那样的,但是它是有一些现代化的东西,就比如说吉他、鼓之类的插进去了,我认为可能刚开始观众觉得这到底是属于古代的东西还是属于现代的东西。

主持人万思来:这次比赛也已经结束了,但是结束之后因为由于有一些争议,新闻的争议把我们又推到了风口浪尖,现在我又想到了一年前我跟依繁认识的时候,那时候对钢管舞的认识就更少了,你感觉这一年下来,大家对钢管舞运动的认识有没有什么变化?

依繁:变化肯定是有,其实通过网上一些网友的评论,其实我们都能看得到,不再是像以前很偏激,现在都很客观,他会从正面去评论你的技巧怎么样,然后包括你的创意、包括你整个作品下来的美感,都会很正面的去评论,然后接受它的程度我觉得也比之前要广泛很多。还有一些在我们自己的微博上也能感受到。

主持人万思来:剧你所知,现在在国内达到了在国内参赛同一级别水平的选手有多少?就是说可以在同场竞技达到一定水平线上的专业选手?

依繁:我觉得上百。

闫少轩:这个不好说,因为现在整个市场,就是整个钢管舞圈子里边,我们不认识的人太多了。

依繁:对,有很多人如果说他可能自己很有实力,但是他可能没有来参赛。

主持人万思来:会有这样的高手?

依繁:我觉得会有。

闫少轩:很多。

主持人万思来:那他们都是在哪里训练?

闫少轩:这就是个谜了。

依繁:比如他自己在家里面装管,或者有培训学校,都有可能。

主持人万思来:自己练?可以自学成才?

依繁:我们其实都是算在自己练。

主持人万思来:在摸索。现在练的有一定高水平的选手也不在少数了。

依繁:对,我觉得不在少数。

主持人万思来:现在想报名去找你们教钢管舞,想要去达到健身的目的,或者往专业走的人,大概的群体您能透露一个数量吗?

依繁:至少我们现在每天在教的一些学员,每天50人。

主持人万思来:每天都会有50人?

依繁:对,当然我说的是基本上每天都可以来的学员,大概50人。之后比如说可能有这个想法,但是现在还没有在学的也有。

未来做巡演推广钢管舞

主持人万思来:这项运动现在因为在微博上也是推广得比较好,做得比较好,而且大家比赛的成绩也是不错,所以现在认识这项运动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未来有没有计划,通过自己的力量把这项运动做大?因为我听说你们还要组织一些巡演,要做一些破纪录的活动是不是?

依繁:巡演上面就是想结合一些国内锦标赛的选手,我们其实在国外的时候也邀请了国外的一些选手,大概有十位吧,就私下里跟他们聊天,想邀请他们来国内,一起做巡演,以这种方式去带动一下中国的钢管舞。破纪录上面就是想,现在网上有连跳30小时钢管舞,他们写的是欲破纪录,我们现在的想法是,想要着急一些选手,跳32小时。

主持人万思来:大家一起跳32小时?

依繁:轮流,当然这个现在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还没有实施。

主持人万思来:对依繁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是队长了,而且是我们在国际上参加比赛的第一人,现在你已经树立一个非常好的形象,但是现在我们年轻的选手,我听说大家之前学习钢管舞的经历好像都挺坎坷的,我听说宋瑶之前来北京并不是为了学钢管舞才练钢管舞的是不是?

宋瑶:对,巧合,我当时学钢管舞是因为有暂时的安身之处,因为学钢管舞都会提供宿舍,我当时北京一个人都不认识,所以就想先在这儿吧,就借钢管舞学校暂留在这儿,是这样接触钢管舞的。

主持人万思来:我听说你在刚练习钢管舞的时候,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觉已经步入正轨了?

宋瑶:对,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最大的就是摔过几次。

主持人万思来:是什么原因摔的?

宋瑶:就是自己练技巧的时候,因为教练教我之后,我喜欢每天早上去练,我还喜欢去琢磨新的,就是老喜欢看视频,从三米高的管上摔下来了,直接双腿跪在地上,就是一个跪的姿势掉下来了。

主持人万思来:也受伤了吗?

宋瑶:两个膝关节疼了大半年。

主持人万思来:我觉得确实有危险,如果在杠上头着地的话会很危险。

依繁:对。

主持人万思来:大家还是要小心。我们看闫少轩的动作,在我们看来就是非常非常难的。

闫少轩:这在我们这个圈里边算简单的。

主持人万思来:那还有什么是难的?我觉得很危险。

闫少轩:还好,还好,其实这些动作,就像他们那个的动作,他们三个人配合的那个算难的,因为他们那个最上边、中间、下边。

主持人万思来:这是在一个悠起来的状态是吗?

依繁:对,转的过程当中去拍的。

主持人万思来:如果能够保持静止的这样的动作的话,会有吗?

依繁:静止的话,在转管上可以有类似这样的。

主持人万思来:那非常需要臂力的,非常难。你这个动作呢?

依繁:这个其实要单独做的话很简单,这个算是很简单的动作。

主持人万思来:所以这都是有学问在的。所以大家其实还是要多看、多了解,之前还是属于不了解。我想问闫少轩,闫少轩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闫少轩:有。

主持人万思来:你女朋友也练钢管舞吗?

闫少轩:不练。

主持人万思来:那她支持你练钢管舞吗?

闫少轩:挺支持的,因为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她就知道我是跳钢管舞的,通过后面一些接触,最后又相聚在一块,她一直也没有说太反感这个东西,反而就是比较支持我。

主持人万思来:她是因为钢管舞认识你的吗?还是认识你之后才知道你是钢管舞选手?

闫少轩:因为钢管舞认识我的。

主持人万思来:因为钢管舞认识的。她怎么样?她平时会经常看你训练?看你比赛吗?

闫少轩:看我比赛肯定会看,但是有的时候我训练,她有时间就去,没时间就不去了。

钢管舞能跳到50岁

主持人万思来:因为我觉得女孩可能练刚管舞,女孩练舞蹈大家会很容易接受,但是男孩练钢管舞,现在还是有人有这个误区在里边,会有一些误解也好偏见也好,你有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力?

闫少轩:有,经常会有这个感觉,因为我们这个圈子,如果说去接触别人的时候,就是其他的圈子的时候,一说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跳钢管舞的,他们会很诧异。

主持人万思来:就肯定要先愣一下神。

闫少轩:对,好多这样的人,包括现在都有,但是现在会少一点。以前一问你是干吗的,说我是练钢管舞的,男孩也可以跳钢管舞,我说可以啊,然后他们紧接着就会问,是属于那种在夜店里边的那种吗?

主持人万思来:对,我觉得女孩也会联想到。

闫少轩:我怎么说呢?一开始还做解释,我说我就是走专业的,就是走竞技这类的,到后来就不解释了,因为直接就甩给你视频你去看吧,我是跳这种东西的。

依繁:眼见为实。

主持人万思来:而且他们很容易就想,你是不是在酒吧里表演,或者就是穿得很暴露的那种,其实这都是一种误解,我相信以后会更好的,因为咱们这次比赛已经是很好的宣传了。曹诺呢?曹诺现在可不可以透露一下感情状况?

曹诺:我以每天练习为主。

主持人万思来:你会担心吗?担心自己的这项运动可能在接触结交男朋友或者某些方面会受到压力?

曹诺:没有,我年纪还小,所以那些先不想了。

主持人万思来:以后都是要面对的,你不介意是不是?

曹诺:我不介意。

主持人万思来:如果有一个男孩喜欢你,想做你的男朋友,但是听说你练钢管舞,要求你不练这项运动了,你会接受吗?

曹诺:我不会,我不会放弃钢管的,如果有一个男孩站在我面前想让我放弃钢管,那我只能放弃他,我不会放弃钢管的。

主持人万思来:有志向。我知道各位都是很有抱负、有志向的选手,我也听说钢管舞好象要申奥了是不是?

依繁:这几年全球的钢管舞选手都在做这件事,包括世锦赛组委会那边,我们教练过去也担任了评委,他们都有商讨这个事情,打算想去努力,去作为下一届奥运会的试演的项目,就是大家现在在尽力努力到这个方向去发展,先去做一项表演,然后让大家去通过这个表演的形式更多的了解它。

主持人万思来:咱们呢?咱们现在有没有类似的活动为这个申奥出一份力?

依繁:其实像刚刚说的,连跳32个小时,其实也是为了申奥这方面。

主持人万思来:我听说你们会在各个俱乐部之间寄出一些想法的申请是不是?

依繁:对,有,包括一些申奥的手册、卡片,其实去年就有,给他们邮寄过,他们都会写支持钢管舞申奥或者支持奥运这样的话语,或者是一些标题之类的。

主持人万思来:今年过了,马上再一个月之后就迎来2013年了,2013年照旧5月有全国的锦标赛,10月是世界锦标赛,今年我们比去年队伍壮大了,明年大家还会参加国家的锦标赛,还会有世锦赛,大家有什么目标呢?

曹诺:因为每个人都在提高,一年过去了,每个人的技巧包括舞蹈编排都会提高,我只希望我自己能不退步,能坚持,或者说更上一步更好。

主持人万思来:还有双人动作?

曹诺:双人动作我们会在下边还会继续排。

依繁:因为双人这个是中国从来也没有展示过,双人也会继续发展。

曹诺:多找一些不足。

主持人万思来:宋瑶有什么希望?

宋瑶:我就希望2013年锦标赛的时候,全国能有更多的爱好者或者真正的舞者来参与到中间来。

主持人万思来:对于个人的世锦赛呢?有没有什么期望?这次有点遗憾,没有进决赛。

宋瑶:对,非常遗憾,平时在电脑面前看视频和亲临赛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希望明年进决赛。

主持人万思来:我们也希望你明年能取得好成绩。闫少轩呢?闫少轩今年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惊喜,造型和成绩。

闫少轩:我对自己也没有太大要求,明年可以参赛我还会参赛,但是我就不会给自己规定说必须进步或者退步之类的,重在参与。

依繁:其实主要还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所有人都是一样,真正说走出去以后,站在国际赛场上,学习很重要。

主持人万思来:大家有没有都想过自己会练多少年?会在这个舞台上待多少年?现在想过这个问题吗?虽然这个问题比较长远。

依繁:我个人没有说是想在舞台上要待多少年,但是我觉得针对练习钢管舞的话,我觉得至少50岁没有问题。我觉得至少50岁,当然也要看当时的身体状况。

主持人万思来:少轩呢?

闫少轩:我还没那想法。

主持人万思来:你条件太好了,也不会发胖,以后也不会遇到这种问题。

闫少轩:但是有时候体力会跟不上,因为年龄一点一点大了的话,还是不会说像以前年轻那样。

主持人万思来:不管怎么样我都是先祝贺几位取得了不断的进步,也祝福大家能够将钢管舞运动推广到更多的地方,同时大家也能推动这项运动越走越远、越走越长。非常感谢各位做客我们的节目,也特别感谢各位网友收看我们本期访谈,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球皇体育【www.qiuhuang.net】
关于更多钢管舞国家队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666体育网 专访钢管舞国家队:站上国际舞台我们就是中国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