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意甲

利物浦门神绝杀后泪崩:献给天堂的爸爸 他一定在庆祝

当一觉醒来党顶着惺忪的睡眼看到“阿利森绝杀”的相关标题时,多半会以为自己仍然身处梦境,琢磨着这个“阿利森”大概是某个与利物浦门将同名同姓的中锋,或者某个该扣钱的小编小手一抖搞错了主角,实际绝杀的是阿森纳或者阿森西奥。

然而,在确定这一切的真实性之后,利村之外的其他村球迷会用各种短平快的两字词语直观的表达自己的感受,而利村自家球迷则会打开各种app翻遍所有的新闻和动图,享受一种“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的独特体验。

不过,坚持熬完夜的球迷就没这么好运了。因为在等到阿利森那惊世一头之前,他们还做了一场长达94分17秒的噩梦。噩梦的开头大概是这样的:

A.首回合大山姆的温水煮青蛙战术是红军本赛季的转折点,本场他又拿出来用了。

B.在两队上一次交手最后时刻白送了对手一个绝杀角球的小琼斯,本场首发了。

C.平均年龄26岁80天是利物浦本赛季最年轻的首发阵容,但这年龄结构是被几个青瓜蛋子强行拉低的。

D.当里斯-威廉姆斯这个24K纯金熊孩子盲目上抢导致漏人的时候,你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一种七彩翔云在头上悬了10分钟终于掉下来的安心感……

唯一让人有点儿意难平的是,进球的是罗布森-卡努。

——如果你熟悉威尔士国家队,就知道这伙计在锋线的作用就是个肉盾,主要工作是帮贝尔扛住人,让大圣多一些冲刺空间。

——如果你熟悉英超,就知道这伙计本赛季出场16次颗粒无收,上一次收获英超进球还要追溯到2017年11月。

其实,已经降级的西布朗并没有多少必胜的信念。他们既不卧草,也不黑脚,并没有全力锁住利物浦的边路,只是把主要兵力都摆在中路,甚至在肋部站位都相当松散。

但这一切,已经足够防住现在的利物浦了。

若塔的赛季报销,双红会的虚耗,队长袖标没能给菲尔米诺增加任何的buff,利物浦锋线像集体负重了30斤,跑不动、过不掉、传不出,马内依然没从饮酒过量的后遗症里走出来,他开场之后的第一脚触球和第一脚射门,就告诉了全世界自己本场依然是杯蔬菜汁……

很明显,本场的三叉戟并没有戟内自行搞事情的能力,所以利物浦的进攻主要来源于三个方案。

其一,中场的大幅度压上给锋线加人头,蒂亚戈和小琼斯都在努力进禁区。

其二,边后卫直接长传打西布朗身后,尝试让萨拉赫在恰好的时间、恰好的力度捅出一脚他在单刀状态下都打不好的射门。

其三,瞎射瞎传甚至不惜绊倒队友,看看这些不按常理的出牌能带来点儿什么。

的确,利物浦靠着前两个方案制造了威胁,但却靠着第三个方案制造了进球。马内一脚停大搭出了一个特别草台的炮架,萨拉赫证明了自己只要射门的时候离门将远点儿还是能进球的。

没法子,这就是现如今利物浦的锋线状态。本场比赛蒂亚戈送出了5次关键传球,阿诺德的准星已经校准到最佳,罗伯逊的冲刺指数已经接近他的极限,但球只要到了三叉戟脚下,基本就是全剧终。这样的利物浦很适合去代言康师傅,卖了三十年的牛肉面,那头牛才受了点儿皮外伤。

到了下半场,红箭三侠甚至对球门都产生了恐惧,每次想射门的时候眼前出现的都是电子厂的招牌和会议室的材料,于是渣叔只能做出换人调整。

不知道为什么,在渣叔的换人调整中,我读出了很多封建迷信思想。比如拉到右路传中的沙奇里,总让人期待禁区里头球的是杜牧;比如在点球点附近完成射门的杜牧,总让人感觉时钟应该恰好停在比赛第54分钟或56分钟。

然而,并没有。利物浦全线压上逼出了很多机会,但这些机会都变成高射炮,甚至连个补射机会都不留。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欧冠的大门已经向着利村缓缓的关闭,凄凉、颓废、毁灭的味道充斥在每一个利物浦球迷群里,然后大家感慨着皆空、欧联、重建……行吧,这大概又是Yesterday once more。

终于,在VAR都显灵了一次之后,时间走到了最后一分钟,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个角球。在全世界的注视下,角球之父、之母、之祖师爷走到了角球旗前……

然后,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后场跑过来,站到了禁区里。

在几十年之前,阿西莫夫说:我一定要去寻找,就算无尽的星辰令我的探寻希望渺茫,即便我必须单枪匹马。

在十几个小时之前,阿利森说:教练,现在,需要我,出现在这里吗?

时间静止,空气凝滞,阿诺德触发技能“创造奇迹的角球”,然后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奔向禁区里那个最高最壮甚至衣服颜色还和别人不一样的人……

剑锋出暗巷,黑蛟跃龙门。利村门将在对手禁区里高高跃起,那一刻,爹妈同体,枪盾合一。

我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二货心态,才能让阿诺德真的把角球罚向了阿利森?

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二货训练,才能让一个门将练出这种级别的头球?

我们只知道, 阿利森成为了红军1892年建队以来首位进球的门将,他以一己之力扛下了所有,用一粒教科书般的甩头攻门把马内、小琼斯、小里斯、维纳尔杜姆们从电子厂的大门里捞了回来……

也许,这场比赛之后红军依然有可能会在通往欧冠的道路上翻车,但是所有利物浦球迷都会永远记住这个画面:一个闲散了大半场的门将在本方禁区里扑救了两个单刀之后,又在补时最后一分钟去对方禁区顶进了一个头球……

(阿利森将进球献给不久前去世的父亲:我相信他一定也在庆祝)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这大概是每一个利村人的座右铭。

没办法,他们就是这么一支群魔乱舞的球队,擅长冷冽和火热的交替,热衷从丰沛到虚无再到歇斯底里,喜欢这样一支球队本身就是一种物我两忘的行为艺术,但他们这种气质却又忍不住前赴后继、飞蛾扑火的喜欢。

——2015年10月渣叔上任至今,利物浦在联赛落后的情况下已经抢回了94分。

就算失败了九十九次,也要再努力一次,凑个整数。

无他。

只因为,我们名叫:利物浦。

意甲射手榜 驯狗 利物浦门神绝杀后泪崩:献给天堂的爸爸 他一定在庆祝

关于作者: 意甲射手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