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NBA

完美的空接默契是如何养成的

来源 / ESPN

作者 / Andrew Lopez

译者 / kewell

朗佐-鲍尔拿到球的那一秒,他脑海里就只有一个目标。

那是在3月2日,鹈鹕在对爵士的第三节开局还落后6分。在麦克-康利命中三分后,布兰登-英格拉姆接过边线发球,塞给鲍尔,而鲍尔立刻转身观察战场。他立刻发现了从边线切入的那个20岁年轻人,他身高2米01,体重129公斤,已经越过了三名爵士防守者,他们知道他要打什么战术,却无力阻止。

手腕轻轻一推,鲍尔将战术起始设在罚球线上,朝他的目标扔出了近20米远的长传。锡安-威廉森从罚球线左侧朝篮筐跃起,接住了这记跨场长传,轻轻放进篮筐。

这样的配合要数月磨合才能成功。甚至可能是数年。建立化学反应需要时间。一切要从2019年威廉森和鲍尔在鹈鹕球馆第一次打训练赛的时候开始。在那以后,他们俩已经成为了篮球界最具破坏性和爆发力的双人组合之一。

“说真的,当他接球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要扔过来了,”威廉森说。“当他传球出手,我就知道这球肯定进。”

从头到尾,这个绝佳的空接配合只花了一秒左右时间。但这种比赛中最令人激动的打法相当复杂,绝不只是一次吊球和扣篮那么简单。这需要队友之间培养数年的信任,需要非语言的信号、故意选择的糟糕传球,和大胆的终结创意。

这也需要时间和策略,有时甚至得拿热带水果当战术口号。

* * * *

对一些球员来说,一个眼神就是信号。对其他人而言,可能是一次点头。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则是轻轻一指。每一次出色的空接配合都始于一个问题:一位球员如何让他的队友知道,自己打算让球直接飞向篮筐,但又不能让对手警觉?

76人中锋德怀特-霍华德在生涯里做过984次空接的接收者,对他而言,说一个词就够了。

菠萝。

是的,菠萝。在霍华德大部分生涯里,他依靠的都是非语言的眼神来朝着篮筐冲刺,这是与他在魔术的队友希度-特科格鲁和贾米尔-尼尔森配合多年的习惯。但9年为6支球队效力过的他已经不再有时间与队友发展这种非语言默契,所以他换成了水果。

“菠萝!菠萝!”他说。“用点疯狂的东西引开防守注意。”

对名人堂球星沙奎尔-奥尼尔来说,则是甜品:冰激淋。

“如果你是个后卫,站在我面前,我会说冰激淋,这意味着等你靠近篮筐的时候,往哪扔都行。”他说。

不是所有人都这么隐蔽。爵士队友经常调侃鲁迪-戈贝尔,因为他会在有空接机会的时候很夸张地指向空中。

“感觉有接住空接传球的机会,我就会很兴奋地向上指。”戈贝尔说。

多诺万-米切尔在过去4年一共给戈贝尔传了65次空接,他俩之间就不用指那么多了。在训练和研究录像的过程中,他已经养成了嗅觉,能感觉到戈贝尔什么时候应该且愿意配合空接。如今,戈贝尔可以不靠手指泄露战术,有米切尔应变就可以。

没有多少人比勒布朗-詹姆斯更善于察觉空接机会这种隐蔽的艺术,在寻找空接助攻机会的效率上,他在联盟中仅次于德拉蒙德-格林。

“作为传球者,我总会在半场阵地战中寻找第二排防守中的机会。”勒布朗说。“底线总会有个人准备好或者帮忙来空接。我想让队友走到合适的位置,然后他所需做的只有起跳接球。”

像勒布朗那样对空接的学问有那种深刻了解的人,应该是他的好友克里斯-保罗,自1996年联盟开始统计空接数据以来,保罗的空接助攻次数为历史第二。问起保罗这个问题,他可以拿出一篇如何进行完美空接的长篇大论。

“掩护、正确的角度,让射手埋伏在翼位,”他说。“一切都在于靠掩护找角度和阅读低位。”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

“说实话,我这么说听起来可比实际做起来容易。”

* * * *

过去5个赛季,NBA助攻空接次数最多的人是詹姆斯-哈登,475次助攻比第二名特雷-杨(235)和第三名拉塞尔-威斯布鲁克(233次)多出不止一倍。

哈登的空接传球跟他的抛投一样难以防守,他在火箭跟克林特-卡佩拉就已经玩熟了这手,现在在篮网又可以跟空中威胁小乔丹和克拉斯顿培养默契。

“我有三分威胁,能突破篮下吸引防守,因此我学会了如何控球,与队友沟通,”哈登说,“他们要知道,当我突破时,他们需要做好什么准备。”

对两届最佳防守球员戈贝尔来说,哈登突破时传空接的能力让他基本无法防守。

“如果对手不擅长传球,或是找不好角度,那防起来是很简单的,”戈贝尔说。“哈登很擅长,于是只要我过度协防,他就往上扔空接,克林特总会出现在正确的位置。”

森林狼后卫里基-卢比奥说,作为传球者,他会留心哪位队友靠哪条腿起跳,习惯向左还是向右,喜欢接球高点还是低点,喜欢干脆点还是花哨点。霍华德就倾向干脆行事,尽量让传球的工作变简单。

“我告诉他们往杰里-韦斯特上或是国旗上扔,我就能接住,”他说,指的是每块篮板上都会贴的logo。

但场上形势多变,空接往往不能尽善尽美。哈登突破的时候,他会观察远处防守者的距离,看他们是否准备干扰传球。这些因素都可能阻挠传球的完成,不过哈登说这倒不一定是坏事。

“有时候,最糟糕的传球往往会引导出最漂亮的空接,”他说。“这给接球者带来挑战,看他能否扭曲身体,或是跳得更高,利用自己的臂展,抓住球,不管是用左手还是右手,都把球放进去。”

朗佐也爱瞄准霍华德喜欢的目标,但他的传球并不是为了回回都保持精准。

“其实如果看到机会,我会直接扔出去,希望会有最好的结果。”他说。

希望会有最好的结果,或许就是空接爱好者的惯性思维。球弟拉梅洛就说,他传球时瞄都不瞄。

“我就扔出去,让上帝掌握方向盘,真的。”他说。

* * * *

2月22日,老鹰在对掘金一战的第四节取得了大比分领先优势。杨随意运球到前场,过中场时进行了一次胯下换手。他带球来到左侧边线,贾马尔-穆雷紧紧贴防。

杨在寻找——以及等待——他最喜欢的传球目标约翰-柯林斯动作。他俩三年前在犹他夏季联赛做队友时就开始进行这样的配合了。那之后他们又去打了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当时杨就知道他们的默契根深蒂固了。

2米06的柯林斯十分能跳,也喜欢在飞翔轨迹上完成一切空接,因此他那一刻也在寻找杨。他们做了眼神交流,向彼此点点头。柯林斯佯装跑向外线,然后反身从低线切入。他完全处于空位。

“我就是决定不要拿着球到外面,而是往回跑,我一定要完成这个空接。”柯林斯说。

在地上的人把球传给空中的人的过程中,终结的动作是最重要的部分。

“大约是20对80的比例吧。20的功劳在传球,80的功劳在必须起跳完成的那个人。”卢比奥说。

对康利来说,有个空接对象成了全新的体验。

“随便把球吊给一个大个,我还需要适应这种打法,因为上帝保佑马克-加索尔,但他真的没办法跳起来完成多少空接,”康利说。“现在,我从抛投到空接的阅读过程都因为戈贝尔改变了,我在适应他的接球范围。”

空接的魅力远在其得分效率之外。当然,比这得分更轻松的方式没有多少,但空接仍有其复合效应。

“会有点让人泄气,”戈贝尔说。“我自己也会被扣,这种球会让对手士气大振。”

这也是为什么能执行空接的组合会那么让人难忘。柯林斯仍然四年前记得在NCAA打过的一场比赛,对手是堪萨斯大学,他在摆脱联防的时候,

“防守者早早起跳,而我在禁区,控卫就把球传了过来,”柯林斯说。“防守者看到之后还试图跳回来,结果被拦截了。我就在他头上暴扣,真的很酷。”

在被问到他最喜欢的空接时,威廉森停了下来,他需要时间会想。

“好难选,”他说。他又停了一会,在无数记忆碎片中筛选。

然后他想到了。

“大学的16强战,”他说。“对手是我现在的队友,亚历山大-沃克。特雷-琼斯是控卫,他抢断了对手。”

他继续说,语气随着细节的丰富而变得更激动。

“我跑到右侧翼。当时比分很紧张,又是锦标赛,所以压力很大。我记得特雷应该是看到了我的位置。”

“他直接把球扔了出来。球就在天上,我必须单脚起跳才能接住。我记得我接住了,整个球馆都陷入疯狂。我当时还在想,这是NCAA比赛,这是疯狂三月。太疯狂了。”

在威廉森的新秀赛季,人们对他天外飞仙般扣篮的期待不能再高了。而当他与鲍尔开始合练的时候,威廉森已经想好了计划。

“我就觉得,在表明任何态度之前,让我先看看他能怎么传空接,或是看在全场快攻中他是否会传出来,”他说。

“我就那样做了,而每次他带球过来的时候,都能做到。”

这就如今NBA最擅长空接组合之一诞生的过程。即便季前赛半月板撕裂的伤病也未能阻止他们。

“我们一拍都不差,”威廉森说。“反正就是看他传出来,我就能完成。”

这也正是鲍尔需要的一切。

“当我信任对方一定能接住,那我往哪里扔都没问题了。”朗佐说。

马刺队球员名单 爱情公寓大电影豆瓣 完美的空接默契是如何养成的

关于作者: 马刺队球员名单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