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游戏竞技

半条命2第三章

  在村子南面,有一只形似乌鸦的妖兽,浑身如墨,双眼紧闭着,惨白人面上挂着两行血痕,非两只利爪而是一双形似人手,一双翅膀残存着寥寥几根黑色利羽,甚至有几处已可见腐烂的伤口,倒挂在影影处,随着风狐族长的离开,他睁开猩红的双眼。

  “老虎也会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你这只狐妖。”一丝狡黠划过眼底。化作一缕黑色雾霭,随着风接近了村子。

  “哼,老狐狸还留了一手。”墨鸦看着眼前的阵法,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无论如何,也必须进去,自己血脉中的那种悸动和兴奋,是几千年所不曾有过的。

  想当初自己从尸山血海中残存下来是如何的艰辛,那一战,这片天地飘着雪雨和血雨,十大妖祖在与天外天的一战中几乎死伤殆尽,但荒界也被打的七零八落了,而自己的祖上一脉也已覆灭,自己也被杀的残魂一缕,在昏暗的地下暗洞中被一只石鸦所吞。幸得石鸦尚未开启灵智,在花费了一番心思后得以控制。

  想到以往种种,当下狠了狠心,从其右爪处显现出一枚古朴的骨锥,只见上面缠绕着丝丝缕缕的猩红血迹。只见墨鸦化作一滴黑红的血滴,附着在骨锥之上,骨锥一点点没入阵中后,大阵又恢复如初。

  而此刻,屋内的的夜小子和风小织正在草席上酣睡,浑然不知危险正在向他们接近。

  墨鸦幻化成老族长的样子,心里想着这样会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然而,想法往往和现实是相反的,在这个时候现身简直是背黑锅的典型案例。

  “哎呦喂,族长你终于肯从“黑旋风”的温柔乡里回来了么?风花,风雪,你们快来呀。”听闻其声时,便看到三位姿态婀娜,搔首弄姿的大婶围着族长。

  此时不由分半条命2第三章说,“风狐三雅”且当是正牌夫人一般,对着族长一顿质问,只见族长已经被喷的满脸唾沫了,脸色一阵青黑。

  “诶诶,姐姐,你看族长也知道错误了,你看,脸色都羞愧的变成了烂茄子的颜色了。”随后三个人扭着腰肢一路打趣逗笑着挎着小篮子,往着河边去了。

  被这么一搅和,墨鸦更加觉得这老妖狐不正经了,平时一副仙风道骨,玉树临风的在那里装的,至于这审美也忒差劲了些。

  院落柴门虚掩着,并无任何声音,此时的墨鸦已经在院子里了,此时自己血脉的悸动更加明显了,一下就确定了位置。

  墨鸦伸手去抱风夜的时候,被夜小子拽着衣角的小织被惊醒了。

  “爷爷,夜小子在睡觉呢,别抱他。”像是在说梦话一般,虽闭着眼睛却习惯性的用手搭在夜小子的手上。

  “嗯?不对!这不像爷爷的气息,怎么有一丝阴冷呢。”心里这般想着,暗中已催动了风狐令,嘴上却说:“爷爷,你这是给夜小子找口粮去了吧。我看我这亲孙女都没见你这么费神。”随即,丢给墨鸦一个大大的白眼,还拽了拽胡子。

  此时的墨鸦,虽然半俯着,一手绕过男婴的颈部,一只手却被风小织给挽着,看着女孩俏皮的模样,自己内心里竟然有波澜泛起,然而一瞬,便又恢复往日的残忍。

  指尖的一丝光芒闪烁着,风小织便昏了过去,正想着起身掳走这男孩时,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来自血脉深处的躁动更加明显,然而却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隐隐的被风夜所吸引。

  墨鸦还真害怕自己的血脉被剥夺,努力的在做着抗争,看似一团和谐的画面,然而墨鸦的面色越来越惨白,脚下的青石已经碎裂,额头的汗珠密密麻麻。

  “怎会如此?”背后不禁冒出了鸡皮疙瘩,隐隐地觉得再这样下去会死去,而且还是这般窝囊的死去。

  指尖已经有一滴血不受控制的撞向风夜的眉心,刚接触风夜的皮肤,即将进入额头时,阴阳鱼图案光华一闪,便震回了这滴血。

  墨鸦身躯一阵痉挛,直接倒地,然而,此时多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断断续续的画面在脑海里闪过,虽已昏厥,但身体中的血液还是在消散。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