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CBA

德甲足球

德甲足球
德甲足球

31年前的11月9日,树立在东西柏林之间的柏林墙开始倒塌。

两年后,原东德足球协会并入新的德国足协。隶属于东德足协的汉莎罗斯托克和德雷斯顿迪纳摩也加入了全新的德国足球联赛,无论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是体现国家特质,民族精神的足球在1991年的春天都开始了新一页的历史。

德国足球联赛曾经毁于二战的硝烟弥漫,又在和平的曙光下浴火重生。如今,31年过去了,在这个因为疫情而沉寂的春天,德甲联赛即将重启,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站在慕尼黑安联球场的入口处,你仿佛能看到往日的人头攒动,能倾听到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在春日柔和的阳光下,我更愿意以沉静的笔触,去讲述有关于德国足球联赛的故事。

早在二战爆发前,德国足球联赛就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了。在遥远的1932-33赛季,德国范围内分布着55个地区所举办的不同名称的联赛,而每个地区都将自己所在的行政区联赛和大区联赛视作最高荣誉。为了结束这种混乱的状态,德国足协第四任主席的菲利克斯·林内曼便提出创立“国家联赛”的设想,但是国内局势的恶化以及战争的气息摧毁了林内曼的构想,德国足协也于1940年宣布解散。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里,德国之外所有欧洲足球联赛也相继陷入停摆状态,那时候没有人知道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也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春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时任国家队主教练塞普·赫尔贝格

所以,当1962年的春天到来的时候,德国足球也走出了战火纷飞的年代,在时任科隆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的弗朗茨·克雷默的倡导下和时任国家队主教练塞普·赫尔贝格的大力支持下,曾于1958年流产的国家联赛计划在1962年得以真正付诸实践,在复杂的积分计算后,来自原有各区域联赛的16支球队组成了新的全国性联赛,1963年8月24日德甲联赛揭开了大幕,多特蒙德主场对阵云达不来梅的比赛中,球员蒂莫·科涅茨幸运地成为德甲联赛的首位进球者。

那时的德甲联赛是年轻的联赛,他比创立于1888年的英国联赛晚了整整75年,而比1920年首届全国性质的意大利联赛晚了43年。但是日耳曼民族的审美更多融合了力量与整体的足球哲学,德甲联赛很快成为了在全欧洲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联赛。球迷的城市情结让德甲联赛的各支球队拥有了足够疯狂的支持者,每个周末你都能听到来自德国各个城市足球场的呐喊和欢呼。

在德甲成立后的第二个赛季,因为违反规定擅自提高球员工资,柏林赫塔被迫降级,而本应降级的两支球队卡尔斯鲁厄和沙尔克04则因为柏林赫塔违规而免于厄运,陷入管理混乱的德甲宣布暂停一个赛季,并扩军到18支球队,在两德统一后,德甲一度达到了20支球队,但是最终因为经济、球迷习惯等因素,德甲稳定在了18支球队的参赛模式,并一直延续至今。

几经波折之后,年轻的德甲进入了成熟期,也逐渐在70年代形成了拜仁慕尼黑和门兴争霸的格局。最终,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的历史,甚至德甲联赛的格局和经营模式,虽然我们并不迷恋英雄主义,但是这个人的名字依旧在德甲和拜仁的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这个名字叫做是乌利·赫内斯。

黑德甲足球白色的影像里记录着赫内斯球员时代在拜仁慕尼黑的时光,也许作为后辈我们很难通过那些现在看来有些模糊的画面清晰地感受着时光的流逝和你的伟大,但是这并不影响你球员时代的成就。

1970年年初,即将接任拜仁慕尼黑主帅的拉特克发现了一头金发的赫内斯,当时还不满18岁的赫内斯已经在西德足坛崭露头角,但是他却梦想着未来可以考上大学,然后在大学里修读自己感兴趣的商业管理或者英国文学专业。是拉特克的诚恳以及拜仁俱乐部经理施万的雷厉风行改变了赫内斯的想法,他追随拉特克的足迹加盟拜仁,并成为未来十年拜仁慕尼黑复兴之路上重要的一员,如果不是因为膝伤的纠缠以及和拜仁主帅洛兰特关系不睦,赫内斯不会在自己黄金的年代远走纽伦堡,更不会在27岁那年就匆匆告别绿茵场。

但没有人会想到,这次匆匆的告别成就了赫内斯人生的另一段传奇,一段难以复制的传奇。

退役之后,赫内斯很快就接到了来自拜仁慕尼黑的邀请,因为追随贝肯鲍尔去往美国,施万的离开让拜仁慕尼黑的经理职务出现空缺,球队主席诺伊德克在他告别拜仁的最后时刻,经过缜密的思考和分析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邀请赫内斯出任球队新的商务经理。

如果不是幸运女生的垂青,或许赫内斯这段传奇的故事在1982年就将落下帷幕,当时在赫内斯的努力下俱乐部已经开始复苏,新的赞助让拜仁的财务收支好转起来,球队也重新称霸德甲,征战欧洲赛场,但是赫内斯却与死神擦肩而过。

那年2月17日,赫内斯所乘坐的从慕尼黑飞去汉诺威轻型飞机在降落时出现意外,被抛出机外的赫内斯死里逃生,而同机的3人则死于这场事故。

劫后余生,赫内斯似乎对生活有了更大的勇气和征服的欲望,于是他开始了更加大刀阔府的改革,但拜仁巨额负债束缚着赫内斯的双手。1984年5月,赫内斯做出了一个令欧洲足坛震惊的举措,卖掉自己的挚友鲁梅尼格。这笔价值超过1000万德国马克的交易曾经引起巨大的争议,面对质疑,赫内斯说:“考虑到合同的价值,我甚至觉得我们应该拿轿子把他抬去意大利。”是的,正是这笔饱受争议的转会让拜仁慕尼黑的账户开始真正的收支平衡,也正是这笔饱受争议的转会让拜仁慕尼黑得到了门兴新星马特乌斯。

拜仁慕尼黑统治德甲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随着柏林墙的倒塌,德国归于统一,重新组建的德甲联赛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迎来了商业化的浪潮。此时拜仁慕尼黑依旧站在德甲商业浪潮的潮头,贝肯鲍尔和鲁梅尼格的归来让拜仁正式开启了三巨头时代。希斯菲尔德也带领拜仁在2000-01赛季一雪前耻,夺得欧冠冠军,99年诺坎普之夜那两分钟灰色的记忆在球员将赫内斯抛起欢庆的时刻真正烟消云散,新的世纪,拜仁和德甲也都走进了新的时代。

就在拜仁重新站在欧冠之巅的三年前,1998年秋天,德甲出台所谓“50+1”政策,在允许俱乐部将职业足球队分割出来成立股份有限公司的同时,还要求股份有限公司50%+1%的股权必须由母体俱乐部持有。

这确实保证了德甲联赛均衡健康的发展,但也在客观上对俱乐部的经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赫内斯没有急于让拜仁慕尼黑上市,而是通过其超凡的商业嗅觉寻找合作伙伴,最终三家品牌享誉世界的商业公司投资拜仁,而拜仁母公司则继续持有75%以上的股份。

得到资金支持并成立股份公司的拜仁在赫内斯的领导下借助德国世界杯的机遇兴建新球场,2001年夏天,一座现代化的安联球场开始动工,资金由拜仁慕尼黑和慕尼黑1860队平分承担,2005年夏天崭新的慕尼黑安联球场落成并正式投入使用。

尽管赫内斯与鲁梅尼格在这个时代里龃龉不断,但是二者的相互制衡也促进了拜仁在健康的道路上发展。在这一时期,范加尔为一度陷入混乱的球队夯实了复兴的基础,海因克斯的回归则彻底改变了拜仁在欧洲足坛的地位。

2013年三冠王的成绩是海因克斯为赫内斯交出的答卷,而赫内斯也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正如赫内斯自己所说:“当我接手时,拜仁只有有8000名会员,现在我交出一个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体育场,以及30万会员的大俱乐部。之前我们有1200万资产,现在我们有7.5亿欧的净资产。当年我们有20名员工,现在我们有1000多名。”

那同样是两德统一后,德国足球的春天。2013年在温布利上演的欧冠决赛,站在拜仁队面的是另外一支由克洛普率领的德甲球队多特蒙德。德甲联赛的健康发展惠及了国家队,翌年在巴西,世界杯的舞台上勒夫所率领的德国队在21世纪的第四场世界杯决赛中击败阿根廷,捧得大力神杯。

而今,距离第一届德甲联赛的举办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甲子,距离柏林墙的倒塌也过去了30年的岁月,在德甲的历史上只有一支球队完整的见证了这两个历史时刻,那就是汉堡队。

成立于1887年9月29日的汉堡队历尽百年沧桑,荣辱浮沉,但他们始终在德甲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辉,直到2018年夏天,2017-18赛季的德甲第34轮中,处于降级区的汉堡虽然击败了门兴格拉德巴赫 ,但由于保级竞争对手沃尔夫斯堡同样赢球,汉堡连续征战德甲55个赛季的纪录就此终结。

禾克斯公园球场看台德甲计时钟停止于54年261天。

这一天是公元2018年5月12日,距离德甲联赛成立的日子整整过去了19985天。对于德甲联赛,对于生活,对于我们而言,那是一段历史,一段与足球、战争、和平、美好有关的历史,它曾经无数次被淡忘,又无数次被记起,它曾毁于战火,也曾因为和平重现光辉,但不管怎样,明天总会到来。

这就是我要讲述的,关于德甲联赛的往事。

关于更多德甲足球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seo推广 一些德甲往事,远去的足球记忆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