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NBA

王宝山

王宝山
王宝山

虎扑11月23日讯 泰达主帅王宝山近日接受了腾讯记者赵宇的采访,以下为部分节选。

抽烟

在很多人印象里,王宝山是个烟不离手的人。去年年底竞聘国足主帅时就有人写段子调侃:李铁进门吹头发,山哥上前先递烟……

去年10月27日率领河南建业客场挑战广州恒大,指挥比赛时因骂裁判被罚出场。转播镜头记录下他在天河体育场看台下郁闷抽烟的镜头,上了热搜。

王宝山说他当时已戒烟半年,抽烟完全是被裁判气着了,“对方球员多次对伊沃犯规,视而不见,哪儿有这么吹比赛的?”

烟是跟身边工作人员那里要的,刚抽两根就安保人员要求掐灭。球场抽烟和指责裁判性质相同,都是违规行为。

王宝山做球员时从不抽烟,做教练后有这个嗜好也是迫不得已。“那时做技术分析没有现在这么先进的技术,基本上就是用两个录像机剪辑比赛视频,每周固定有一天要从晚上七点工作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半夜真熬不住,只能靠抽烟坚持,后来也就习惯了……”

原来抽普通的香烟,从今年开始抽细烟,他说自己上岁数了,抽普通的烟劲儿大,受不了。

接受腾讯体育专访前,王宝山特意跟酒店咖啡厅的服务员要了烟灰缸,两个小时的采访,抽了14根烟。

看着烟灰缸里的烟头,他笑了:“别看我今天坐在这抽了很多烟,但戒烟对于我来说也容易,经常说不抽就不抽了,有时候两、三天都不抽一根烟……”说完这话,又抽了一口,吐出的烟雾在面前飘散。

抽烟除了熬夜需要外,也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缓解压力。天津泰达队本赛季中超联赛第一阶段一场未赢,眼看自身难保,整个教练组的压力都很大。

他和助手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分析泰达每个球员的特点、身体状况、比赛数据,希望用最短时间把所有人都摸透。往常每天只抽一两包烟,那时一天要抽4、5包。

经常熬夜导致眼睛看到太阳就会流泪,出门时要在兜里放很多纸巾,随时用来擦眼泪。在苏州待了40天,刚进赛区时体重78公斤,出来73公斤,掉了10斤肉。

帽子

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王宝山多数时间都戴着帽子,这么做不是因为头发少,而是遮阳,“太阳一照容易流泪,不希望让球员看到,用帽檐遮一下。”

帽子不但可以遮阳,有时还能成为表达情绪的道具。

去年10月同恒大比赛时,王宝山骂完裁判后被罚出场,气得把帽子摔在地上。

不光比赛,训练时也如此。有球员不止一次犯错,他要觉得骂人不解气的话就摔帽子,然后冲到场内做示范,回到场边后再把帽子重新捡起来戴上。

“你摔帽子的时候球员们害怕吗?”面对腾讯体育的问题,王宝山回答的很干脆:“当然怕。”

不过事实似乎并不像他说的那样,球员已经习惯了摔帽子,伊沃后来还专门模仿这动作,录成搞笑视频发到网上。有时还会在训练开始前跟队友调侃说:“今天谁都别惹老王生气,否则他又要摔帽子了……”

帽子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随身携带的背包里至少会装5个,轮换着戴。所有这些帽子看上去都很普通,就像他这个人,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

“你有三大爱好:抽烟、戴帽、保级。”他听罢笑了:“保级不能算爱好吧……”

说完这话,又掰着手指数了一遍自己带过的保级队:“红塔、谢菲联、深圳、建业、泰达……”中国足球圈里,他是有名的保级专家。很多人都说:山哥一出山,保级这事基本上就稳了。

在王宝山看来,一支濒临降级的球队想要活下来,必须具备两点因素:团结和斗志。“如果不团结就不可能有斗志,没有斗志再好的技战术也发挥不出来。”

王宝山曾与多个世界名帅交手,带队2比2战平广州恒大后,恒大主帅卡纳瓦罗直接被俱乐部发配学习企业文化。对于这样的做法,老王的点评非常直接:“我很吃惊,(让教练去学习企业文化)这是足球圈的一个笑话。” 保级

说起保级,王宝山最近三年有过两次向死而生的经历。

2018年中途接手河南建业,球队最后7场比赛要赢5场才能保级。本就在悬崖边上了,核心外援卡伦加又在比赛中受伤,赛季提前报销,很多人都认为建业降级已无悬念。可就是这样,他们居然提前一轮保级,王宝山泪洒休息室。

所有人都在想办法赢球,但输球还是接踵而至,泰达队陷入了恶性循环,他上任的时候球队已连输四场,来了之后带队踢的10场联赛也一场未胜,“球迷会说:泰达老不赢球,你王宝山来了也不行啊……”

王宝山那时最怕下楼吃饭,与其他队伍住在同一酒店,难免会遇到熟人。“宝山,别上火,你才来几天啊。再等等,到第二阶段再看。”深处绝境时听到的安慰不咸不淡,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熟悉球员、提高全队的体能是当时的首要任务。球队没有体能教练,他既要当主教练,也要带着练体能,有时一天三练。他甚至跟老板提过,第一阶段就这样了,让所有主力队员都不踢了,好好储备体能,准备第二阶段。

当然,这不可能实现。不过球队的轮换工作从那时就已开始。身边人说,王宝山是个现实的人,他始终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流泪 王宝山可以回忆起很多关于泰达保级的细节。他记得0比2输给北京国安那天一直在下雨,球队大巴到球场门口时,发现两个球迷举着围巾在雨里高喊“泰达加油”(当时还不允许球迷进场观看比赛)。

比赛结束后,这两个人还在门口。即便球队输球了,依然在呐喊。他让工作人员用手机把这个瞬间记录下来。等第二阶段比赛开始前找到这两个人,让他俩专门给球队录一段鼓励的话,同深圳队保级关键战役前放给球员们看,“这比教练说什么豪言壮语都都管用。”

根据今年中超特殊的赛制,泰达只要在淘汰赛中两回合击败深圳队,就可以成功上岸,哪怕他们第一阶段一场未赢。

比赛之前一天晚上,王宝山把15名主要球员叫到自己房间里谈心,他希望给队员们创造一个交流的平台,每个人不聊技战术,只说心里话。自己坐在那里静静地听,基本上不发言。

外援巴斯发言时有些激动,他对所有人说:“特殊的赛制确实不科学,但这是老天给我们的一次机会。如果我们抓不住,就是棒槌!”

“就聊半个小时,大家说的都非常好。不需要我动员,他们自己给自己注入鸡血。”聊到最后,大家在房间里集体鼓掌:明天就XXX这么干了!

有了这样的斗志,泰达总比分3比1击败深圳佳兆业,只赢一场球就宣告2020赛季保级成功。

王宝山认为能保级主要是三点原因:球队团结、球员卖命、准备充分。自从对手确定是深圳队后,他和助手看了对方第一阶段所有比赛录像,摸透了每个球员的特点,“对手也对我们可能也有些轻视,这也是赢球的关键原因。”

“到了我这个年纪,已不可能再为保级成功而落泪了。”王宝山说,自己休息室的两次落泪都跟球员有关。带建业时流泪是因为卡伦加在脾脏严重受伤、需要手术的情况下还在给全队加油。

带泰达保级落泪,完全是因为艾哈迈多夫。他在父亲病危的情况下依然跟全队一起踢完了保级战役。

据王宝山介绍,球队间歇期准备第二阶段比赛时艾哈迈多夫就接到了父亲病危的通知书,曾询问过是否可以提前回国。可问题是泰达正处于用人阶段,艾哈迈多夫是球队最重要的球员,不可或缺。

王宝山当时对他说:“不管留下还是回去,我都支持你。”他当时已经做好了艾哈迈多夫离开的准备,没想到这名外援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他和俱乐部老总专门去天津的寺庙里为他烧香祈福。到大连赛区后,几乎每天都通过翻译询问艾哈迈多夫的情况,生怕出什么意外。他为外援的牺牲精神感动,赛后老泪纵横。

酒后 王宝山的2020年经历了很多。不光有保级的成功,还有下课的失败。他身上的衣服从建业红变成泰达紫只用了一个月时间,河南球迷一时间难以适应。

一个上赛季带队取得第八名,还被中国足协提名为最佳教练的人会在联赛开始前一个月突然下课,这事太过于离奇。官方公告称王宝山主动辞职,这说法太过于牵强,俱乐部和王宝山本人对此始终保持沉默。

说到下课,还要从河南建业俱乐部年初的人士调整谈起。郭光琪离开,杨戟担任俱乐部副总,当时就有传言称他跟王宝山干不到一块儿去。

教练团队中有人劝他离开:“山哥,要不算了,咱们撤吧。”

王宝山选择了坚持,后来发现很多想法与俱乐部管理层达不到统一,工作很难继续开展。在离开与坚守之间反复摇摆,不断挣扎。

足球圈里有个传言,王宝山在一次饭局上喝了酒,微醺后说了很多诋毁河南足球的话。结果被人偷录视频,传给了老板胡葆森。后者勃然大怒,这也是王宝山“被下课”的原因之一。

“我绝对没有不尊重河南足球。”王宝山说这话时一脸严肃,“河南球迷很尊重我,我对此心怀感激,也一直很尊重他们,下课后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他承认自己酒后确实表达了对俱乐部管理层的不满,“顶多吐槽俱乐部的管理,没有任何诋毁河南足球和球迷的话。”

“我是普通老百姓,业余时间喝酒是我权利。我喝酒你给我录音,这是否违法了?”他知道录音这事是俱乐部人干的,但现在也不想再去找谁算账。

“你是不是认为自己遇到小人了?”面对这个问题,王宝山犹豫了一下后说:“我不能这么去评价,只能说我很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具体的我不能细说。”

王宝山酒量不行,白酒顶多三两,而且也不喜欢喝。很多人都清楚,即便是没有酒后吐真言,他在复杂的人事斗争中也不可能长久地待下去了。

当泰达俱乐部邀请出山时,他没有太犹豫,而且还取得了成功。当然,谁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王宝山的2020年其实是从失败中开始的。

顶着“内定李铁”的传言,他被中国足协点名参加国足选帅竞聘。“被点名”让他觉得意外,因为自己今年的计划就是把河南建业带好,没想着去国足当教练。

通知来了,又不能拒绝,只能按照要求去准备,“要说一个教练完全不想当国家队主教练是不可能的,就好比做运动员要进入国家队一样,只不过这次真没往那方面去想。”

参加竞聘面试那天,他按要求做了PPT,对评审团谈了很多国足应该提升效率的看法,“之前很长时间都是里皮带队,国足在四十强赛中可以主导比赛,也有很多控球率,但进攻效率、进球效率却很低。提高效率,这是中国队最应该改变的。”

他当时还说,国足在亚洲属于第二档,二档球队要想取得一档的成绩,只能通过效率改变,“俄罗斯世界杯上夺冠的法国队控球率最低,但效率最高。任何教练都希望带队踢出美丽足球,也要考虑到结果。让我二选一,我肯定选‘结果’,而不选‘好看’。”

准备很充分,还是落选了,他说“不遗憾”,这已是第三次和国家队主教练擦肩。

第一次是2008年,福拉多带领中国队冲击南非世界杯失败,中国足协曾找他谈过带国家队去踢亚洲杯预选赛,后来不了了之了;2009年5月,足协搞过一次四个级别国字号球队竞聘,王宝山也去参加,又失败了。足协当时要求他去国家队当助理教练,被直接拒绝。他不想再当配角。

梦想

“57岁了,你还有什么梦想吗?”

“我的梦想就是通过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后,中国队能够真正进入世界杯。”

“中国足球总是失败,作为参与者,你会麻木吗?”

“不会麻木。但很无奈。”

王宝山觉得中国足球走到今天这一步主要是基础太弱了,“09年我在国家队做助理教练时跟越南队比赛可以轻松进6个球。10年后,越南的青少年足球人口是我们5倍,我们的国家队已很难赢他们。我就想问:这十年他们、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为足球的圈中人,王宝山想明白了很多事儿,也有很多事想不明白。

球员时期的王宝山曾在日本踢球3年,那段经历给了他很多启发。他记得自己曾有一段时间在球队王宝山经常见不到主教练,有一天突然碰面,他主动询问对方最近在忙些什么。

“他跟我说日本要办2002年世界杯,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游说(四国,日本地名)政府,希望能够投资建场地、基础设施,把我们这里变成世界杯比赛地。”

王宝山当时听了这话很不理解,“等游说完了,咱们球队成绩不好,你就下课了。”

教练听罢后对王宝山说:“这就是中国人和日本人观念不同的地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组织的一颗螺丝钉,你们更多想的是自己。”

10年过去后,日本举办了世界杯,王宝山成为中国足协派去的考察团成员,他当年的教练已离开职业队,到北海道某中学教学生们踢球。

为了到东京与王宝山见面,教练坐了一天的长途车。“看到没有,我们当年请你们来日本踢球是因为水平不如你们,而现在我们强大了,你们(的水平)根本就够不着了。”

教练的这番话又给了王宝山重重一击,20年过去了还在心头萦绕,忘不掉,“他们是自上而下对足球行业的尊重,有计划、有目的、有组织地在做一些事情,我们有吗?我们直到今天都没有,这就是根本的差距。”

水平不行、基础薄弱,中国足球想要通过归化来帮自己进世界杯。王宝山说,自己不反对归化,可现在的归化人员出现了偏差,“归化的这几个人,真正能达到我们期望的不多。小摩托是值得归化的。如果特谢拉能归化,也是我们需要的。李可也可以。其他的呢?”

他不希望未来国家队主力阵容中有太多归化球员,“顶多三个,不能再多了。”

(编辑:姚凡)

关于更多王宝山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泉州seo公司 王宝山:卡帅上课是足球圈的笑话;我没有不尊重河南足球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