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cctv5体育新闻

女足

2021年3月5日下午,下课铃声响彻校园。张梓予和数十个孩子从教室奔向器材室,又颠着足球冲到操场。此时,特岗教师李乾佑捧着一箱队服来到操场,用画线器在泥地上画出边界,又叮嘱在操场上撒欢的球员们换上队服,准备热身运动。

保定市望都县黑堡中心小学,即将上演一场足球赛。三(二)班足球队对阵校队紫荆女足二队,解决从上学期遗留至今的“宿怨”。疫情加上寒假,孩子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聚在一起踢球了。

2017年,特岗教师李乾佑组建了这所村小女足。球队仅成立两年,就拿下了“体育之城”保定全市少年足球比赛的亚军;2019年底,女孩子们坐高铁来到上海,参加一项全国性赛事。她们历史性地打进八强——八强中唯一的女队,与男生对战。

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

紫荆女足与男足的训练赛。郑子愚摄

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

校园足球赛。郑子愚摄

【奔跑】

在黑堡中心小学的球场上,一声哨响,两队球员各八人,一字排开。张梓予在李乾佑带领下,向场边观众招手,再与对方球员互相致意。

开场后,紫荆女足二队踢得混乱。李乾佑觉得,近来训练机会太少,球员之间配合生疏了。传中的足球在泥地上弹了两下,才停在男生脚底,他一记抽射,张梓予阻拦不及,球滚入球门。进了!哨声与欢呼声同时响起。

三(二)班男生利用女足的后场失误,率先破门得分。女队不服输,可落后之下不免急躁,张梓予和其他队员屡次组织反攻都被对方化解。

中场休息时,李乾佑把女足叫在一边布置新战术。下半场,女队进攻有所改善,张梓予连续获得破门良机,但被对方守门员悉数化解。最后时刻,守门员单拳挡下女队的最后一次射门,三(二)班1:0战胜女足。

张梓予和其他队员有些懊恼,李乾佑宽慰了几句。接着,姑娘们开始了这一天的足球训练,到场边跑步和“抢圈”。

这所村小有五分之一的学生加入了校足球队,三年级以上的每个班级都有球队。2019年6月,仅仅成立两年的校队女足在河北保定第三届中小学生校园足球赛中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亚军。这所普通村小的足球队也渐渐被人们关注。

【建队】

李乾佑是这支球队的创建者。他2013年大学毕业南下杭州,闯荡半年后,回到家乡保定望都县城。他的父母都在体制内工作。当地有个共识,一门心思读好书进体制内工作,是一条理想的成长路径。时值“特岗计划”补充农村学校音体美等学科教师。按规定,特岗教师在农村学校任教3年后,可转为正式编制,同时可申请离开农村回到县城。家人提议他考取特岗教师。

2014年,李乾佑通过考试,被分配到黑堡中心小学担任体育教师。这所乡村小学近年生源流失严重,过去有600多人,现在只剩下近400名学生。

此前,学校配有一名教龄30多年的专职体育教师。体育课以队列、跑跳投等为主,结束后就让学生自由活动。李乾佑到岗后,打算微调一下原先的体育课。

学校操场是一片未经硬化处理的泥地,坑坑洼洼。遇上雨水,操场湿滑泥泞,在操场上走几步,鞋底纹路里就嵌满泥土。

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

足球训练前的热身运动。郑子愚摄

村里孩子热衷新鲜事物。起初,李乾佑领着孩子玩定向越野。他们借助地图、指南针,在设定范围内,越过障碍、到达终点。但很快,这项运动受场地掣肘,难以为继。李乾佑又把项目换成“足篮排”。他发现,孩子们更爱踢足球。

自2011年起,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在全国上万所学校开展;2015年教育部牵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在此背景下,2015年黑堡中心小学也成立了乡村学校少年宫,由老师和志愿者为农村孩子开展普及性课外活动。

李乾佑萌生了组建校园足球队的想法。2015年3月15日,球队成立了。

李乾佑记得那一天是周日,10多个男生站在操场上,脚上穿什么的都有,布鞋、旅游鞋,甚至还有穿凉鞋的,他们并排站立,稀稀拉拉。李乾佑记下了每个男生的名字,教授足球基础知识后,让孩子们开始分组踢比赛。

李乾佑没想到的是,学校组建球队,家长们很支持。李乾佑说:“一开始,家长们想法比较单纯,踢球总比在家玩手机打游戏要好。”他和时任校长一起把操场上的草割平整,有凹陷就用新土填平。李乾佑还联系朋友,为孩子们弄到了性价比高的足球鞋。球队训练如火如荼。

李乾佑也有顾虑,担心踢球影响成绩。他制定了一套积分方式,坚持训练加上学习成绩,达标就可以获得积分,积满100分正式加入校队。

【紫荆】

李乾佑注意到,足球训练的时候,操场边总有女生驻足。显然,足球从来不是男生独有的运动。

2016年3月,三年级女生陈宇飞成为球队第一名女生。她和男生们一起训练,一开始跟不上训练节奏,又不识逗,男孩子不带着她一块儿玩,她就哭了。哭完,她抿着小嘴问:“老师,我可以接着踢球吗?”

陈宇飞不服输,也不浮躁。经过训练,她从不会颠球到可以颠球100来个。小半年后的一次比赛,她已丝毫不逊于早她一年训练的男生。她成了这支队伍中与众不同的一员,对手称她“黑堡小玫瑰”,而李乾佑和男生叫她“吉祥物”。

第二年,李乾佑通过体育课在女生中挖掘适合踢球的好苗子。他写好邀请函,让陈宇飞邀请她们加入球队。很快,15人的女足就成立了。如今,校园足球队已发展到80人,其中男生60人,女生20人。

有时,训练至夜色降临,李乾佑就打开车前灯,用灯光为孩子们照明训练。好在不久之后,学校给操场上安了照明灯。

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

紫荆女足与男足的训练赛。郑子愚摄

碰上暑假,球队也不停训。训练一般会从早晨7时30分开始,时长两小时,在烈日悬空前结训。有一天天空阴沉,预报有雨。做些简单的训练后,李乾佑宣布原地解散。学生们不愿回去,吵闹着要继续踢球。李乾佑一咬牙,同意了。大雨果然如约而至,淋透了李乾佑和每位队员,有的男孩干脆脱去上衣,光着膀子奔跑,任由泥浆灌进足球鞋。直到操场上水坑变多,足球在泥地上没办法再滚起来,孩子们才悻悻散去。李乾佑翻看着当时的照片,咧着嘴笑。

足球占用孩子的时间长了,家长难免有意见。一天,张梓予哭哭啼啼地找到李乾佑,说家里老人看着她总是满身伤痛,心有不忍,想让她放弃足球。李乾佑默然应允。

过了一个假期,张梓予找到李乾佑说:“教练,我就是想踢球。”

为了让张梓予继续踢球,李乾佑找到她家长解释:其实训练强度不高,孩子的身体长得很快,用不了多久,酸疼都会消散。

如今,张梓予身体素质优于同龄女生,球技也进步飞快,成了球队的主力。其他的女孩们也渐渐踢得有模有样,有的比男生踢得更好。

对抗赛是提高水平的有效途径。黑堡女足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寻找对手,和高她们一头的姐姐对阵也能拿下比赛。时至今日,女足们取得了23胜8平43负的战绩,其中大部分对手是男生。

2019年底,女队球员代表河北省前往上海参加了全国性比赛,是8支参赛队伍中唯一的女队。张梓予也在其中,她坐高铁去到上海,看到高耸入云的大厦,看到了与村里截然不同的世界。

虽然女足与其他男队的5场比赛全部告负,李乾佑仍然很欣慰,胜败都是常事,他真正希望做的,是能带村里孩子见识外面的风景。

赛后,队员葛梦鑫和徐睿杪被足球名校保定一中女足看中,受邀入读保定一中梯队小学址舫头小学。

校园女足球队有个名字——黑堡中心小学少年女子足球队,李乾佑觉得太长,就和姑娘们商量了一个队名——紫荆,寓意兄弟和睦、家庭和美。这是他眼中球队该有的模样。

【出路】

2018年的一天,李乾佑的父亲问他,建一个“八人制”足球场有什么标准、场地硬化有什么要求。李乾佑意识到,问出专业问题,父亲应该是在建足球场。

追问之下,李乾佑得知父亲借债垫付资金,准备在县城公园里建个足球场,“没有好的球场,好多人会坚持不下去的。”李父说。因为是自己采办,球场建造速度很快。仅耗时两个多月,一方标准“八人制”足球场地就建好了。李乾佑开心极了。

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

孩子们在县城公园足球场上训练。郑子愚摄

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

李乾佑会拍下训练场景,留为纪念。郑子愚摄

除了校园训练,足球队会在周末到县城公园场地加训。安全性和训练水平都显著提高。

这片场地走出的一名学生,被东北一支中超球队看中,进入梯队,走上了职业足球的发展道路。

能够被职业球队吸收的球员毕竟是少数,更多家长要考虑的是,踢球是不是出路。保定走出过张呈栋、王丽萍等国足球员,但望都县城里还找不到先例。县里大多数人认为读书是通途,即使没法去到大城市,回来就近当公务员、考事业编是个不错的选择。

李乾佑或许就是一个例子。2018年,他在农村小学任特岗教师满3年后,按规定可转为正式编制,并调回县城学校工作。

家人翘首期盼他归来,但他自己却犹豫了。他记得,孩子们在得知他要在离开的时候,眼眶中的泪水先于他的话音落下。

转岗离开黑堡中心小学的两个月里,李乾佑总感觉不自在。思虑再三,他向教体局提出申请,调回黑堡。一到学校,孩子们便扑进了他怀里。

去年,他又有调岗机会。条件似乎不容拒绝,组织允许他兼顾新单位工作和校园足球队。他再次放弃,因为考虑到,足球队员从观察挖掘到训练,最好是和他们在一起。直到现在,家人们还不理解李乾佑的两次决定。

球场上的选择影响着比赛结果,人生也是。需要作出选择的也不只有李乾佑。

陈子佳是校队最早的球员之一。起初,陈子佳个头矮,身体素质也不拔尖,但他酷爱足球,坚持训练到初三。正当李乾佑考虑把他往“体育生”的路子上引的时候,这孩子却产生了辍学的念头。

知道了陈子佳的想法,李乾佑带他到当地一所高中踢了一场比赛。赛后,陈子佳觉得高中校园很棒,悄悄地告诉李乾佑,“我还想继续读书”。李乾佑再三确认了这个想法,然后想法子让陈子佳进入当地职业中学。

随后的日子,陈子佳在李乾佑引导下,考取国家二级裁判证,未来可以在一些赛事中担任裁判。如今,陈子佳会在周末回到村里,挤出时间当教练,替李乾佑分担训练工作。“足球改变了我。”陈子佳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足球,自己会是怎么样。

女孩子们的足球路注定艰难。当初被保定一中选中的徐睿杪、葛梦鑫最近都回来了。各有各的原因:徐睿杪家庭条件不富裕,如果继续在梯队中训练,花销不小;葛梦鑫性格内向,去了址舫头小学后,没能适应新队伍的训练。

“世上没有任何一片叶子是相同的,就像每个学生,个体都是有差异的,对他们而言,很难说哪一条路是最正确的。”李乾佑对女孩子们说,“好好生活,好好踢球。足球会为你提供机会,但错过的路就不再去想。场上踢球的最终是球员,而不是教练。”

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女足这支从泥地上建队的女足,仅用两年就挺进全国八强

校园足球赛。郑子愚摄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校园足球赛前,孩子们向场边小观众们招手。郑子愚摄

来源:作者:郑子愚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