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cctv5体育新闻

节育环

节育环

关于节育环的问题,飒姐之前也曾经写过不少。只是这两天,飒姐看到自己很喜欢,之前也曾经合作过的两个女性健康大号,不约而同地发布了两篇「讨伐」节育环的文章。

这个小东西被称为「一代女性的疼痛记忆」,文章中可怕的上环和取环故事的描述,甚至有这样的内容:

“残害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今日我想为它说上几句公道话节育环

这两个号,都是飒姐一直关注的号,很喜欢她们的内容,也曾经跟她们合作,写过一些女性健康方面的稿件,但是这些关于节育环的内容里,总有一些让飒姐觉得有些不对。

虽然我的关注者数量,跟这些大号差了很多,传播力也许根本不如她们,但是我依然想写出来,让大家看到。

在详细写这个小东西之前,有些简单的话飒姐想说:

第一,节育环并不会导致子宫肌瘤和子宫癌,使用缓释孕激素的节育环,还可以降低子宫内膜癌的风险。

「取环时发现多发子宫肌瘤」和「取环后诊断为子宫癌」,并不代表节育环就是导致疾病的病因,希望大家不要误解。

其中「子宫癌」和「取环困难」之间,还有一种更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癌变组织的侵袭,导致子宫壁脆弱,肿瘤的占位同时导致宫腔变形,加重了取环的难度,同时加剧出血程度。

“残害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今日我想为它说上几句公道话

第二,正常放置,正常使用年限的节育环,并不会「长」进肉里。

我们所说的「绝经后取环困难,是环长进了肉里」,其实根本原因是绝经后没有及时取出,因为雌激素水平下降,绝经女性子宫萎缩,宫腔缩小从而造成了节育环的嵌顿,导致取出困难。

第三,没有百分百安全可靠的避孕方式。

我们在讨论这种避孕方式带给女性的是解放还是苦痛的同时,也要考虑时代的背景和一些人为因素的影响,并非只是让节育环来承担这一切。

我曾经遇到过很多对「上环」抱有很大的抵触和恐惧的女性,有的已经不只一次来做人流手术,但是你在跟她普及避孕知识的时候,她依然是坚决摇头告诉你:

吃药不敢吃,因为是激素,上环是坚决不敢上的,大家都说,环会长进肉里再也取不下来了。

我们俗称的「环」,其实还有一个官方的称呼,叫做「宫内节育器」,英文名为intrauterine device, 缩写为IUD。

“残害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今日我想为它说上几句公道话

古时候人们发现,往骆驼的子宫内放进小石子可以起到避孕的效果,这也许是最早的宫内节育器的雏形。

IUD是全世界最常用的可逆性避孕措施,在采取避孕措施的女性中使用率平均为23%,各国的使用率从低于2%到高于40%不等。2014年,IUD在亚洲采取避孕措施的女性中使用率为27%,在欧洲采取避孕措施的女性中为17%。

有研究认为,美国之所以IUD的使用率较低,是因为过去对IUD的负面宣传,有关感染、异位妊娠和不孕风险的错误信息,适用人群的错误信息,以及对IUD作用机制的误解,缺乏临床医生培训等因素,限制了IUD的广泛使用。

而在我们国家,这些因素也是一直存在。

在飒姐工作的这些年间,遇到做人流的女性,比遇到的来上环的女性数量要多得多。每次人流后的避孕指导,在谈到放置宫内节育器这种避孕方式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提出这些常见的担忧,让她们害怕而不敢放环:

放环会不会从此「绝育」?

「节育环」成了「绝育环」,也许是来自于以讹传讹的误称。宫内节育器并不会影响取环以后的正常生育。

当节育环放置在宫腔内的时候,可以发挥其避孕作用,这种作用机制,常常来自于铜离子或者其含有的药物缓慢的释放和形成无菌炎症反应来阻碍受精卵的着床。

“残害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今日我想为它说上几句公道话

在有的文章中,把这种作用机制成为「刮宫」,甚至用「上环后每个月都会经历一次刮宫」来形容,飒姐觉得未免有些夸大之嫌。

要知道受精卵根本就没有着床,何来「刮宫」之说?

上环会穿孔,会长进肉里面吗?

刚才说到,子宫穿孔跟上环取环时候,医生的粗暴操作有很大关系。而正常放置好了以后,在发生子宫穿孔的概率极低。据报道,穿孔的发生率为1/1000,大多数可能发生在放置时,而不是节育器的后期移位。

而正常年限的服役,节育环一般极少发生「长」在肉里面的情况,很多这种取环困难,是因为环超过了使用年限没有及时取出,绝经后女性的子宫萎缩,造成了环嵌顿难取。

所以我们一般建议,在绝经后一年内取出节育环。

会导致宫外孕和感染?

很多人认为带环会导致盆腔炎症,而事实上,大量的流行病学研究、临床试验和系统评价并不支持这种观点。

一项纳入超过22,000例女性的国际研究显示,置入后前20日内的感染风险略低于1%,此后感染罕见,累积风险为0.1%。随着使用时间的延长,盆腔炎性疾病的风险并未增加。

WHO 的一项涉及数个发展中国家,两万多宫内节育器使用者参与,随访时间超过一年的调查显示,宫内节育器引发的盆腔感染率全球平均发生率为千分之 1.6,其发生率与地域有关,非洲最高,中国最低。

一旦使用IUD的女性受孕,其异位妊娠的风险的确将高于不使用IUD的女性,但是使用IUD的女性怀孕的风险本身就非常低,所以这些女性的总体异位妊娠风险仍然低于一般人群。

所以目前依然认为,宫内节育器并不会引起更多的异位妊娠。而且,未采用避孕措施的女性发生异位妊娠的风险是IUD使用者的10倍 。

其实,放置节育环最为常见的不适,就是月经量过多,淋漓不净,还有腰痛和小腹疼痛。

放置后前6个月内取出IUD的最常见原因就是疼痛和不规则出血(分别为28%-35%和10%-19%)。一般来说,刚放环的时候这种不适比较常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逐渐减轻。

“残害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今日我想为它说上几句公道话

说了那么多,飒姐希望你们明白的是:

宫内节育器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可怕。从整体来看,它依然是一种有效性和安全性高、易于使用、费用便宜,是最常用的长效可逆性避孕措施。

美国的妇产科协会(ACOG)在指南中明确指出宫内节育器可以提供安全、有效、可逆长期的避孕效果。

不仅如此,加拿大妇产科医学协会英国皇家妇产科学会也认为,宫内节育器十分高效,是被推荐的长效避孕方法,且适用于任何年龄阶段的女性。

太多女性存在对于节育环的抵触和恐惧,飒姐今天却想为这个小东西说句公道话:

妈妈们如今遭遇「取环困境」受罪的重要原因,不应该全部归结于节育环本身。

在我们的妈妈们经历的那个特殊的年代,因为计划生育的实施,出现大规模的「强制上环」,大家对于这种违背了自主意愿的方式,本就容易出现抵触和反感。

再加上受到当时使用的节育环的类型限制,医生的不够熟练,操作不规范,后续随访和指导不到位,导致大家对于节育器的了解缺失,不知道这个东西存在使用年限,也不明白需要在绝经后尽快取出,才应该是导致一代女性苦痛的重要因素。

关注绝经女性的节育环问题,飒姐觉得真的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在关注这个问题的同时,我们作为科普知识的传播者,也应该注意不应该因为语言的偏差而导致年轻一代,尤其是对于节育环不够了解的人们,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和抵触。

老式的不锈钢圆环,三角环等,确实相对来说脱落和副作用较多,如今已经逐渐弃用。新型的爱母环,可以缓释孕激素的曼月乐环等,是现在常见的节育环类型。

“残害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今日我想为它说上几句公道话

同时飒姐觉得,我们也应该看到,在当时那个时代的情况下,避孕方法的选择上,男性们的意识淡薄和责任缺失。

从「爱面子」到「结扎了不能干体力活」,到「不想带套」,这些理由让太多男性轻松地把自己置身事外,把避孕当成「女人来做就好」的事,让女性来承担。

避孕,带给女性的沉重和痛苦,不应该被节育环背锅。我们也许只有在前进之后回头看,才能真正意识到,当时身在其中的人,在那个时期,因为环境和人为因素所限,意识不到的不足和错误。

没有百分百可靠又安全的避孕方法,除非你一辈子保持单身禁欲。庆幸的是,随着医学的发展,在避孕方法的探索上,我们已经拥有了越来越多的选择。

在考虑这些选择的时候,客观看待,正确使用,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避孕方法,不仅是对避孕的负责,也是对另一半的爱护。

无论将来,避孕的方式会如何发展,能实现多么先进的进步,飒姐希望所有人应该记得这句话:

避孕从来不是女人的义务。在避孕这件事上,男性,从来都不应该缺席。

好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意识的改变,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男性意识到自己在「避孕」这件事上,应该更好地参与进来。而被视为「残害了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也应该得到大家一个公平的对待。

毕竟,作为一种避孕工具,它曾经如何被人们使用,总是身不由己。

#夏天来了##健康科普排位赛##真相来了#@头条号@头条健康@头条辟谣

参考文献:

[1]Buhling KJ, Zite NB, Lotke P, Black K, for the INTRA Writing Group Worldwide use of intrauterine contraception: A review. Contraception. 2014;89(3):162.

[2]Heinemann K, Reed S, Moehner S, Minh TD

[3]Risk of uterine perforation with levonorgestrel-releasing and copper intrauterine devices in the European Active Surveillance Study on Intrauterine Devices. Contraception. 2015;91(4):274.

[4]ACOG Committee Opinion no. 450: Increasing use of contraceptive implants and intrauterine devices to reduce unintended pregnancy. Obstet Gynecol. 2009;114(6):1434.

[5]Farley TM, Rosenberg MJ, Rowe PJ, Chen JH, Meirik O Intrauterine devices and pelvic inflammatory disease: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Lancet. 1992;339(8796):785.

[6]Long-term safety and effectiveness of copper-releasing intrauterine devices: a case-study

关于更多节育环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厦门seo优化 “残害一代中国女性”的节育环,今日我想为它说上几句公道话

关于作者: cctv5zb

热门文章